真假.虛實.謊言

不得不承認〈假話就是謊言〉寫得有點粗疏;換一個說法﹕〈假話就是謊言〉寫得有點粗疏,並非虛言。

按網上《重編國言辭典修訂本》這樣解釋「虛言」﹕

不切實際的言辭。《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古者天下散亂,莫之能一,是以諸侯並作,語皆道古以害今,飾虛言以亂實,人善其所私學,以非上之所建立。」《初刻拍案驚奇》卷二十:「老夫當日認假為真,雖妻子跟前不敢說破,其實所稱八拜為交,皆虛言耳。」

按此釋義,用「虛言」而非「假話」來對應 falsehood,可能更接近陶傑想表達的原意。

說〈假話就是謊言〉寫得有點粗疏,只因查找的詞書和資料都不足,要是再查一下梁實秋主編的《遠東英漢大辭典》,即可多知一點 falsehood 與 lie 的分別。試看 lie 字條的這個【注意】解說﹕

虛言1

其中還有一個也屬「謊言」的字 fib。就當我「馬後炮」事後補白吧,我初讀陶傑那篇文,就覺得這問題其實涉及文化多於語文,看到以上三字的比較,就更深信確實如此。原來西方對小孩的謊言可以「諒解」若此卜,若成人將自己的話解釋為 fib,就不過是「指對瑣屑不重要的事所作的謊言,有時係可原諒者」;就不少中國人而言,謊言就是謊言,就是不能不該說,說了就是不可原諒,管你瑣屑不瑣屑重要不重要,又是否小孩式的謊言,總之就是不能說,說了就要罵。再說,還有什麼 white lie,管你的謊言是否「無惡意」,說了就是罪過,一個也嫌多,就是不能說。單是「謊言」,就有這麼多不同,可見翻譯之難,往往因為其間有種種文化隔閡,難用一字一詞對應概括。

再說陶傑那篇文章,他將 lie 譯作謊言,沒錯;為了說明 falsehood 有別於謊言,就用「假話」來對照,我說「假話就是謊言」,無非點出陶傑只究英文涵意,卻未解中文詞義。文章立意本佳,卻未做足工夫,將大好材料弄糟,有點可惜。

再追查一下,陶傑這篇文章本有「前言」,更有「別篇」,三文合看,就更見完整。原文可在這裡看到,那三篇相關的文章是〈嫻姐不講真話〉(原刊《頭條日報》)、〈敗筆〉和〈假話和謊言〉(原刊《蘋果日報》)。為免死 link,下面仍將前兩文製圖上載。

什麼是真話,如何辨別謊言,可教不可教,可學不可學,不是一句「敗筆」可以概括。這個也不明白,說陶傑不淺陋也難。

再說「虛言」,我試查找過多本國內出版的詞典,包括現代漢語、古代漢語和漢英對照詞典,甚至《辭源》,竟然都沒收錄這個詞。百度百科算是不錯,但也只有如此簡單的解釋和舉例﹕「[unreal words] 不真實的話﹕虛言妄語」。我當然不會借此替陶傑開脫,說怪不得他也不知有「虛言」。

謊言,該是普天下的人都難免會說的。中文一般會用真假、虛實等來分別話的性質;真話、實話且放下不論,但假話明顯是有心騙人的謊言,至於虛言,只是「不切實際的言辭」或「不真實的話」,說的人可能自己也相信是真的,未必存心騙人。按此理解,中西在這方面算是相通的。所以,說很多「懂」英文者未必分得清 falsehood 和 lie 之別,不出奇;同樣,大概也有不少分不清「謊言」和「虛言」的中國人,甚或不知有「虛言」。(查找一下和合本《聖經》,每多以「虛謊」來翻譯 false 或 falsehood,不是無因的。)

所以,要學會辨別謊言,也不一定要靠英國人那一套方法。為什麼總有人硬是不懂分辨,這是另一個問題;例如有人不願意學,或有如對數理之類學問,怎樣努力也學不會,實是沒法之事。不要太抬舉英國人的文化和政治智慧了。陶傑自命深懂英國文化和學問,如此誇誇而談大讚特讚,自己不臉紅,大概英國有識之士也會不好意思。

虛言2

虛言3虛言4

廣告

13 thoughts on “真假.虛實.謊言

  1. 《敗筆》又是自打嘴巴之作。英國人撤出香港是敗筆,但根據陶傑文中邏輯,英國人不教懂香港人分辨謊言,也是敗筆,那要怎樣才不是敗筆?陶傑之文筆可謂莫測,蓋他有化神奇為腐朽的能力,山某前所未見也。

    另外,感謝你閲讀陶傑的文章,因爲你看了其他人就不需要再看。

      • 繼續文字復古(笑)
        譌(訛)在現代一般用語中也只是純粹解作「錯誤/失實訊息」﹐如以訛傳訛﹐便是指「聽了失實訊息不查證一下便傳播開去」。
        訛言經廣泛流傳下會成為謠言﹐但訛一字不蘊含對方故意生謠的意思。
        是故﹐以訛言行騙此一行徑﹐便稱作訛騙。

  2. 山中﹕
    我其實已很少看陶傑的文章;偶然看看,「刺激」一下思路也不錯。
    相對「謊言」,用「虛言」也無不可;當然,「虛妄」更全面。

  3. 剪接
    香港人不懂分辨謊言﹐不是英國人造成的。正如香港樓價炒貴﹐跟李超人賣樓沒關係一樣。
    陶傑指責英國人不教懂香港人分辨謊言﹐如同嫻姐指責李+X要為香港樓市負責一樣可笑。(爆)

  4. 文少﹕
    不懂分辨謊言,似乎不是香港人獨有吧。再說,所謂香港人不懂分辨謊言,也不可能是全對。
    至於弄不清事實以至混淆視聽,可能是無知、懶於分辨,也可能是某些人的「搵食」伎倆,可謂說來話長。

    • 好像又回到我們以前討論過的課題
      其實在訊息爆炸年代﹐相比虛假訊息﹐不完整訊息﹑被編輯過訊息﹐以及常人難以驗證的訊息﹐殺傷力更大。
      接被編輯過的不完整訊息﹐而令群眾以為接收真相之全部﹐或產生偏見﹐可是傳媒乃至陶某人常做的事哦(笑)
      又例如某奶粉含有AA甚麼A﹐先不論群眾如何驗明是真相﹐即使是真相﹐多少人真的知道甚麼A有甚麼用﹖這些透過奇怪專業用語所達的宣傳技巧﹐還不是令群眾進入理性但無知(rational innocence)的狀態﹖

    • 以現代語言習慣來說﹐「訛」作動詞用﹐必然是指「訛騙」–例句﹕「別想訛我﹗」
      我只是說單字一個「訛」﹐作名詞用時不含訛騙﹑造謠之意。
      當然﹐我們說粵語很少用「訛」﹑「坑」﹑「矇」這類用詞﹐只有「呃」字。
      說起「呃」字又是很有趣﹐若查字典並無騙的意思﹐會否現代我們寫的「呃」﹐是否本來另有寫法﹖待查。

  5. 文少﹕
    粵語與書面語到底不同嘛,否則不會有人說,要寫好語體文就要學普通話(國語)——這個問題不想多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