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文也適者生存

適者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很殘酷的現實。當然,托馬斯.赫胥黎也提出可以用人力去改變環境,使「不適者」也可好好活下去。《天演論》的〈人擇〉篇有精簡論述,不贅。

仍說「適者生存」這現象。所謂「天擇」,就是自然淘汰。所說的「物」,其實無所不包,語文也不能免。試看以上面那段「咬文嚼字」,其中提到「豬」的不同叫法,當知道除了豬、豚,彘已不常用,更遑論豭豨貕。引言中提到揚雄所著《方言》卷八的相關文字,大可補充這段﹕

豬,北燕朝鮮之間謂之豭,關東西或謂之彘,或謂之豕,南楚謂之豨。其子或謂之豚,或謂之貕。吳揚之間謂之豬子。

時代不同,地域有異,更可能還有其他特殊情況,需要不同的字詞來說明相同或略有不同的東西,自也會因時代和環境的變遷,有些字詞已不為大眾接受,就日漸少用,只能活在文獻中;懂,固然好,不懂,也只好靠字典詞書甚或專門著作。

可惜嗎?也可惜不了那麼多。再舉一些特殊的例子,單是說不同年齡不同顏免不同性別甚而不同狀態的馬,就有不同的用字。用字如此「精準」,當時可能很重要,但今天還執著使用這些字,未免強人所難。以下例子,全屬單字,有些還要靠拼字才可顯示,可見不淘汰也難。(解釋參考《袖珍本漢語大字典》

【馬玄】(1) 一歲的馬;(2) 馬黑色。

【馬八】【馬臼】八歲的馬。

【馬兆】三四歲的馬。

【馬父】牡馬,公馬。

【】赤鬛白身黃目的馬。

【駂】黑白雜毛的馬。

【駌】污面馬。

【駜】馬肥狀貌。

【馬幼】駕在車兩旁的馬。

【駥】八尺高的馬。

這些自是特例,但也可說明,「落花已隨流水去」,現今更是網絡時代,更易看到這種既有天擇也有人擇的「適者生存」現象。

廣告

2 thoughts on “語文也適者生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