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的鳥兒……

英諺有云,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中文一般說成「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我以前經常早起,倒沒留意可有吃到蟲的鳥兒,現在很少早起,自是更不可能看到了。雖然沒看到早起的鳥兒,卻聽到早起的鳥兒呱呱叫。

有多早?大約凌晨四時半。天其實還未亮。家居雖在路旁,附近有好些樹,尤其不屬太繁忙地段,在這種仍算深夜的時份,少有人在室外活動,往來的車也少,怎說都較寧靜。我慣性醒過來,自然什麼聲音都易入耳;更何況是高聲尖叫。

好幾年都聽慣了噪鵑在遠近呼叫「傻佬、傻佬」,偶然還真有人回應。人聲鳥聲,在這種萬籟幾乎俱寂的環境下,一點也不難分辨。五時還未到,就給吵醒,難免有人要成為「躁之一族」,以同聲同氣來「響應」,是否變成傻佬也在所不惜了。

噪鵑是候鳥吧,不是四季都在。今年來了好一段日子,但不再獨叫「專美」,因為多了其他鳥兒唱和,且叫得更早。有一種叫出的是相同單音,隱約是「呱—呱—呱—呱—呱」一疊連聲來一個停頓再重複,叫了好幾次之後就飛遠。接下來是另一種鳥,聲音清脆,有高低抑揚,且一句稍停再接一句,不難分出音調不同,連續幾句之後才重複,似話如歌。聽起來沒那麼沉悶,卻聲聲入耳,不在耳邊不在天邊,好一陣才漸遠淡出。跟著才是噪鵑登場。

似有排序,沒有混音或搶先。一天是這樣,不出奇;兩天三天也如是,渾如經過協商。「傻佬」也數巡過後,天就微微亮了。天亮之後,斑鳩叫,麻雀叫,市聲也叫,萬籟俱鳴,漸有難分彼此的感覺。可惜毫不渾然。

在沒有公雞司晨的城市,早起的鳥兒,恍如擔起了這個責任。牝雞司晨給罵了多少年,由早起的鳥兒代替。我沒所謂,牠們不高聲叫唱,我也會醒過來同樣難以再入睡,影響不太大。只不知有多少人因而受擾,恨在心也苦在心。

不過是大自然的運作,各安其份就好;出現人為干擾,才叫人難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