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喇

1

與其說毛孟靜的中文不如英文,不如說她寫的廣州話文字不及語體文精準。

她教英文,不時與廣州話對照,香港人或日常慣用廣州話的人自然覺得親切,但她寫起來,無論用字習慣和讀音,似乎未能完全把握粵語的神髓,算是「吹毛求疵」中的疵。

她以「唔好 lur 啦」為題,表明不知廣東話的 lur 該怎樣寫,要問彭志銘。我能找到的簡單寫法是「」,舌字旁一個累字,形聲都離意思不遠,不知彭志銘還會「考究」出什麼更「古雅」的字來。

2按毛孟靜這篇文的說法,她知道「」字的解釋,比我還要多,除缺了揩擦和蹭的意思,甚至比《廣州話普通話詞典》(香港﹕商務印書館,2008.1,頁227)的解釋還要豐富,說她的廣州話不夠好,或許說不通。

「死爛」,確是我們常見的情況。

至於毛孟靜題目說的「唔好啦」,按內文的理解,可能用錯了「啦」字,該用「喇」字才對。

啦,在粵語中既有表示命令、請求的意思,如「行快啦!」;也有表示允許、同意的意思,如「去就去啦」。

喇,讀作罅(la3)時,也有兩個意思,其一相當於「了」,如「天黑喇,仲唔返屋企?」;另一表示命令或請求,其實更有缺絕的含意。例如毛孟靜那句,該是「唔好喇」,因為看那小孩的回答,I’ve already stopped lur-ing, 也即都沒用。果然精靈。

如果語氣是「啦」(la1)而不是「喇」(la3),未必沒有機會成即達到目的。要止,不可不發出正確的訊息,以免雙方浪費時間精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