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欠公允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有一則亡叔寄語戒改的故事,讀後實在唏噓,非因「鬼語非誣」,而是此鬼實在有欠公允。先錄故事﹕

四川毛公振翧,任河間同知時,言其鄉人有薄暮山行者,避雨入一廢祠,已先有一人坐簷下。諦視,乃其亡叔也,驚駭欲避。其叔急止之曰:「因有事告汝,故此相待。不禍汝,汝勿怖也。我歿之後,汝叔母失汝祖母歡,恒非理見箠撻。汝叔母雖順受不辭,然心懷怨毒,於無人處竊詛詈。吾在陰曹為伍伯,見土神牒報者數矣。憑汝寄語,戒其悛改。如不知悔怨,不免魂墮泥犁也。」語訖而滅。鄉人歸告其叔母。雖堅諱無有,悚然變色如不自容。知鬼語非誣矣。

聽故不駁故,放下不談此鬼為何不直接向其妻現身示戒,卻由其侄間接傳話。故事情節可說豐富詳盡,提及侄兒叔母因叔死失祖母歡心,常無故捱打,表面「順受不辭,然心懷怨毒,於無人處竊詛詈」,其叔無非要其叔母「悛改。如不知悔怨,不免魂墮泥犁也。」這算是為叔母好,還是為其祖母好,可作各種解讀,但有一重點,實堪注意。

叔母因為失祖母歡心,經常無綠無故地挨打,雖然忍受不抗拒,卻懷怨而偷偷咒罵。此中最該受非議的,是祖母;若她不如此無故也常箠撻兒媳,兒媳又怎會暗地咒罵她。老實說,被打已逆來順受,連暗裡發泄都不許,不發狂才怪。有朝一日,媳婦捱成婆,可能也會如此對待自己的兒媳婦;如此讓仇恨永續下去。

要悔改,該由祖母開始。她已掌權,處於優勢,其子果然相信會「魂墮泥犁」,就該叫母親好好對待晚輩,做個好榜樣,不致惡性循環下去,才是道理。當然,這或許只是今之視昔的標準。但此鬼果有體貼或體諒妻子之心,也不會「參不透」個中道理,還藉鬼話寄語來嚇唬妻子,真替她妻子傷心。

以下譯文,採自這裡

四川毛公振翧擔任河間府同知時,說他的家鄉人有傍晚在山間行走的,避雨進入一座廢棄的祠廟,已經先有一個人 坐在屋簷下面。仔細一看,乃是他亡故的叔父,驚怕要想逃避,他的叔父急忙止住他說:「因為有事情告訴你,所以相等待。不會禍害你,你不要害怕。我死去之後,你的叔母失去你祖母的歡心,經常無緣無故地挨打。你的叔母雖然順從忍受不抗拒,但是心裡懷著怨氣仇恨,在沒有人的地方偷偷地咒罵。我在陰曹地府做差役,看到土地神行文通報多次了。要靠你傳話,勸誡她悔改。如果不知道悔悟,恐怕不免要墮入地獄啊。」說完就消失了。鄉人回來告訴他的叔母,她雖然堅決遮飾說沒有,但是惶恐不安地變了臉色,好像無地自容。可知鬼的話語不是亂說的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