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則笑話

有說中國人不夠幽默,似又未必。明清就有好些詼諧著作,但畢竟時代不同,今天讀之,可能有點「隔」,或因胸中「墨水」不足,不懂笑。有些或許「政治不正確」,謔而虐。試抄幾則《清稗類鈔》的「妙品」,以見其概。

馬不奇

某甲善詼諧,席次,遇客,問何姓,客曰:「姓馬。」甲曰:「奇哉,奇哉!」各曰:「馬姓非僻,何奇之有?」甲曰:「馬不奇,〔騎字諧音,下同。〕尚誰奇耶?」

飲鴆

新劇家將登場,劇有宴會一幕,因語後臺經理曰:「今夕願君特備真食品,諮吾飽啖,幸勿更以木片紙團相餉也。」後臺經理曰:「諾,惟末幕中君須飲鴆而死,亦須以真者上場否耶?」

賢者樂此

有老年脫齒者,一日,赴友人宴,同席好詼諧,見其食時唇翕張,而中央之齒無矣,戲之曰:「天下固有無恥之徒耶?」其人笑而應之曰:「賢者然後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蓋以「恥」「齒」,以「樂此」「落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