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靜,但也會愛上某些聲音。不如說,某些聲音,其實是噪音,但聽慣了,就變成獨特的聲音,一時間消失了,靜確是靜了,竟有失落的感覺。

緊鄰有兩家。一家只住二人,只偶然傳出播自唱機的歌聲,或是開門關門聲,難得聽到人聲,算是安靜之家。另一邊由本來三口之家,而至四口,變化不少。沒變的是一直未寧靜過。

那爸爸相對那媽媽而言,卻安靜得不見形即有如並不存在。對,媽媽罵兒聲最響亮。有時會聽到小兒子在室外求饒的啼哭聲。最初真有點怕或厭煩的感覺,有時甚至有為小孩子代為說項之念。慢慢就習慣了。

然後,小女孩出生了。似乎遺傳了母親的聲量,哭起來甚或有過之而無不及。一度懷疑,嬰兒如此天天用盡氣力哭叫,會否傷及喉嚨。一天一天之後,兒子下課就先到補習班再回家,罵兒聲明顯減少了;但母親與女兒的「對罵」聲卻多了。說小女孩回罵,用的只是高吭的哭聲或叫喊聲。她有所求或有什麼不滿時,都似乎很懂得運用叫聲,其尖銳處,有屋瓦的話,當會受振動。

然後,小女孩由手抱而一拐一拐的走起路來,叫聲漸漸減少了。有時遇上,母親會著她叫聲叔叔,她先都躲在母親背後,再探頭望過來,口似張欲合。

日子一天天再過去。就聽說小女孩要上學了。偶然也隔著間聽到母女二人的對話,比哥哥果然要話多。嬌嫩的聲音,似在念唱,有時獨自個在哼哼唧唧,就算吵鬧,聽著也覺悅耳。尤其終於聽到她一次又一次叫我叔叔時,更覺小人兒的可愛嬌憨。

哥哥大概比她大五六年,但從沒正式叫我一聲叔叔什麼的,連回答我的話也沒完整說過一句兩句。男孩子在說話方面,果然普遍不及女孩子。

十多天前,某個七時未到的清晨,哥哥如常由母親領著外出等校車,竟聽到小女孩高聲哭叫著,也聽到母親就算壓低了聲線也清晰可聞的叫止聲。大概電梯到來,將他們帶到地下去,小女孩的哭叫聲才淡遠了。

忽然,就看到他們將家具運走。搬家了。

兩天了。聽了三四年的聲音,一下子遭滅聲似的消失了。未致安靜得有點措手不及,到底有如出現一個空洞,一道缺口,一時無法以什麼填充補上。

這就叫失落吧。

情知會習慣下來。慢慢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