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鳴與鳥叫

這幾年好像對聲特別敏感,一度被醫生認為精神出了問題,最終還是靠自己將某些聲音的來源和性質追查清楚,才放下一樁心事。

對聲音敏感,是好事也是壞事,自不待言。對於長期失眠的人來說,夜來的聲音,似乎愈微弱愈煩人。有時候寧願有汽車經過,「劃破」或「掩蓋」那種似無實有的聲音。過份早起的鳥兒,你叫我和,你方唱罷我登場,高低抑揚,說是吵,有時也覺吵得「有道理」,只因知道是什麼回事。最怕那種如在天外的綿密細長的聲音,不單傳進耳中,更鑽入腦神經,愈怕愈煩愈清晰,一時間寧願失聰。

今早天微微亮才第二三次醒過來,算是睡得較好的一天。竟然聽不到「傻佬」駕臨的高吭叫聲,也沒有一疊連聲的嗓音練習,卻來了幾聲蟬鳴。就只有幾聲斷續的吱喳。

啊,夏天了。又是荔枝成熟時。

那些鳥兒呢,也不說一聲後會有期,就此銷聲匿跡,再候另一季度嗎?有人大概可以說聲安枕了。

以前實在太忙,忙得疲累麻木,真的沒怎麼留意這種聲音的起滅交替,要來就來,消失了也沒事人一樣。當然,現在開始察覺其間的變化,也不會悟出什麼啟示。管你知道不知道察覺到有沒有,日子仍是如常運轉流逝過去。

這大概就是最日常的生活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