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學與文學

說社會學有如炒雜錦,或許有點不敬,但隨便瀏覽一下社會學的教科書,都會有這種印象。不怕穿鑿附會,這門學科其實也有文學味道。這也是我翻看 Donald Light、Suzanne Keller 合著《社會學》(Sociology,林義男譯,台北﹕巨流圖書公司,民國78年3月1 版3印)得來的「結論」。

此書的第七章講述「社會團體」,由第一節「引言」開始,整章可說都以高汀(William Golding)的小說《蒼蠅王》(Lord of the Files)的內容為例,將社會團體的性質、類型和動態等條分縷析,很有吸引力。作者說,高汀這本小說很受美國大學生歡迎(頁245)。這該是數十年前的事實,不知現在是否有變。很慚愧,我聽說過這本小說,卻沒看過。不過,經這本社會學教科書的詳細介紹,我對《蒼蠅王》算是不陌生,可能比閱讀一篇文學評論還要清楚小說的內容和人物性格。

當然,文學批評一般不會用這種方式評介小說的。不存偏見的話,如此以社會學觀點來「評介」文學作品,實是一種不錯的角度,小說描寫的人事是否足信,可以藉此「驗證」。當然,小說到底是小說,無論有多真實,始終是虛構「作」品,當不得真。拿「老作」來做「研究」,是否不夠科學,我不敢多說。我只能說的是,社會學原來包羅萬有至連文學也囊括了,真是教我如何不愛她。

我愛文學,現在恐怕不能專一了。算不上移情別戀,倒是心有旁騖;希望如此可令我的生活更添姿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