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驚」喜

舊1舊2執拾積存多時舊物,找到幾本線裝書。記憶中初買時已殘殘破破,在「暗角」出重現,似乎沒有變得更殘倒也依然是破是爛。

有紅樓夢,每本只有三回,說是鉛印本,在吹彈得破的紙上卻印得亮麗,說得上永不脫色。插圖尤其清晰,線條粗幼分明。如此「重遇」,已無甚驚喜。但其中的一本詩集,全本原該有二冊,卻只有冊下,該不丟失了的。民國二十八年八月印刷,中華書局發行。這種線裝本,肯定不是重印或翻印本。本來也不算什麼好版本,直至看到首頁的一個墨水筆簽名,才有「驚」喜之感覺。

假如最初購買這本書的人果然是我認識的,現在該已超過百歲。按推算,我買到這本書時,署名購買者可能亦已作古。

該是小學校長;如果不是同名同姓。

舊3這位校長該是讀書人吧,國畫有長幅山水艷麗牡丹毫毛畢現見威不嚇人之虎,也拉小提琴,更懂有姿勢也實際的國術,更兼為人風趣。其實是偶然間,在中環的舊物店中撿得此書,不得不慚愧承認,多年來都沒怎麼翻看過,自是不知有此署名。「驚」之餘,喜的是,我捨棄的書中,沒有這本,而又能在再一次大清理中有此發現。

繼續留著,還是捨棄,其實沒有「to be, or not to be」那麼難下決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