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土」本來是人

《古文觀止》有一篇〈展禽論祀愛居〉,出自《國語上》。只因魯大夫臧文仲派人去祭祀一隻停留在城東門的海鳥愛居,引來另一大夫展禽(即「柳下惠」)一番關於祭祀的議論。

展禽的議論重點提到:祭祀是當時國家的大事,只有為人民建立了功勞的人和有益於人民的事物,才該當作神來祭祀。我們都知道,中國一貫是個滿天神佛的國度,真是係又拜唔係又拜,連一棵有點年歲有點形態的大樹小樹都可成為供奉的神物。原來遠在佛教傳進中國之前已是遍天盈地的神祇,之後更有這種那種佛;蔚為奇觀。是否迷信,民間當然有這種「自由」,但官方則須有典可依,否則「無禮」,茲事體大。「今海鳥至,已不知而犯之,以為國典,難以為仁且知矣。夫仁者講功,而知者處物。無功而祀之,非仁也;不知而不問,非知也。」既「非仁」,又「非知」,大條道理,如何能不認錯呢。

老實說,讀此文最覺「有趣」的,是從而得知中國將人變神的「標準」,「法施於民則祀之,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禦大災則祀之,能捍大患則祀之」,原來從古至今,一直沒變更過。另外,就是看到「后土」這個人名。

掃過墓的大概都知道有「后土」這回事。我自小大約知道是土地神,也隱若知道有人疑心,是否該寫成「後土」,讀過這篇議論縱橫例證豐富的文章,有「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為社。」雖然未必就是「皇天后土」的「后土」,大概也可說句「雖不中亦不遠矣」。百度百科「后土」條有詳細介紹,有意記住這個祭祀文化,我認為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詮釋簡潔易明,可謂足夠。

(1) 大地。《楚辭.宋玉.九辯》:「皇天淫溢而秋霖兮,后土何時而得漧?」

(2) 土神或地神。《周禮.春官.大宗伯》:「王大封,則先告后土。」《禮記.月令》:「中央土,其日戊已。其帝皇帝,其神后土。」

(3) 上古掌管有關土地事務的官。相傳共工氏子句龍曾為此官,死後奉為社神。見《左傳.昭公二十九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