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古做怪

最近忙於出售居所並找新居處,你睇你人睇你,同時進行,配合得真,相得益彰,否則人累事不諧,廣州話話齋,一鑊泡,那就不妙。

過程累人,不在話下;其實已在這裡說過了。難免想起《閱微草堂筆記》一則故事,除了都是說買賣樓宇之事,雖有「出蠱惑」弄怪招之狀,但該與我的近事毫不相關。也就懶一點,只錄原文,略分段,不另加注。

淮鎮,在獻縣東五十五里,即金史所謂槐家鎮也。

有馬氏者家,忽見變異。夜中或拋擲瓦石,或鬼聲嗚嗚,或無人處突火出嬲。歲餘不止,禱禳亦無驗,乃買宅遷居。

有賃居者嬲如故,不久也他徙。以是無人敢再問。

有老儒不信其事,以賤賈得之,卜日遷居,竟寂然無他,頗謂其德能勝妖。

既而有猾盜登門與詬爭,始知宅之變 異,皆老儒賄盜夜為之,非真魅也。

先姚安公曰:魅亦不過變幻也。老儒之變幻如是,即謂之真魅可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