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個「淘古井」

2013年9 月23日《明報》D4

2013年9 月23日《明報》D4

古井2古井3李純恩最近一篇短文說「今日香港歌壇已死」,因為歌詞已死,現在填詞的人彷彿都是文盲。這種「論調」,其實毫不新鮮,可謂番炒又番炒,但說得那麼「狠」如此「絕」,難怪引來更多更狠更絕的回應。

不如先來一些簡單的「聲明」,我不諱言對李純恩並無好感,要談他難免有偏見。有人罵他,我自然不會「幫拖」,但也不會特別高興,只當閒事或趣聞來看待。但讀到「香港作家、文化評論人」鄧小樺這篇文章,有些地方讀來怪怪的,姑且拿來點評一下。話有不好聽之處,可能有代李純恩說項之嫌,不得不「長氣」先說清楚。

先說鄧文第一段,「……反對者眾,頗有新仇舊恨。……」如此句法,可以不管文言或白話,但「頗有」接著「新仇舊恨」卻沒有了下文,頗有話仍未盡句子未完之弊。鄧小樺可能詩寫得多,不知某些句子可以入詩,卻未必適合為文。

另外,這幾句或這個「論斷」,沒有舉證,橫空而出,也不易令人信服﹕

「堆砌」也不一定是不好,漢賦唐詩宋詞元曲,都有體制格律音韻的要求,必須雕琢;求新求變如辛棄疾以古文入詞,當年都有人會批「堆砌」。不懂的東西就不是好東西?這種想法是鼓吹無知的囂張。香港社會常常故步自封,都是因為有保守論調一再說「這些東西大眾都不懂,唔work」,

這中間所提到的「東西」我都知都懂,但有好些情況未必如此。我不拋什麼邏輯概念,只就個中一時說「堆砌」,一時又扯上「雕琢」,炒埋一碟,也不知想說是堆砌還是雕琢。誰人批評過辛詞既雕琢又堆砌,說一個名字舉一個例子,就不會予人「不說自明」其實唔明之弊了。這個,不多談了。最「要命」的還是接著那句﹕

其實世界已經走到天涯海角,他還在自己的角落裡淘著最初的古井。

鄧小樺果然愛以詩句或詩意入文。什麼是「最初的古井」呢,當然不明白也不要緊。古井就是井,只是夠古夠舊夠老就是,可以別無喻意。不過,說人家「淘古井」,可就不簡單了。百度百科說是「方言。謂娶妓女、寡婦為妻。」倒還罷了,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更釋為「俗稱男子娶寡婦、妓女等已婚或身世不清白卻富有的女子」。鄧小樺可謂充分發揮了詩人的本色,盡用比喻之能,更有心「意在弦外」,真不是省油的燈。

以〈李純恩,何不藏拙?〉為題,看似古雅厚道,卻見刀光劍影。誰也知道李純恩最擅「取巧」,這次可能要吃不了兜著走。

廣告

4 thoughts on “好個「淘古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