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之褒貶

褒貶有所謂「一字褒貶」的說法,出自晉杜預〈春秋左氏傳序〉:「春秋雖以一字為褒貶,然皆須數句以成言。」此四字早已成為成語,用以比喻為文記事論人,用字措辭非常嚴謹。其實那句話的後半句,也很有道理。

詞之有褒義貶義,相信不單中文才有此特色,但數量之多,集合起來看,也真十分嚇人。商務印書館1996年初版的《常用褒貶義詞語詳解詞典》收錄了1103條,粗略翻看一下,雖知並不全面,也自不少;遺漏難免,但整體而言,已是一本很有參考價值的詞典。

詞典的〈前言〉先簡要點出這兩種詞語的特色﹕

這些詞語具有很強的表現力,運用得體,不僅可鮮明有力地表現愛憎好惡的的感情,增強語言的感染力,而且可以強調、突出事物的特點,增強語言的準確性和生動性;如果運用不當,則會影響思想感情的正確表達,或者造成誤解,甚至是非顛倒。因此掌握這一部分詞語的用法是十分重要的。

其實又何止這兩類詞語會造成是非顛倒的情況,運用不當,其他詞語同樣有此弊端,如之前提到某專欄作家將「不用」寫作「不容」,即為一例。當然,明顯有褒貶意思的詞語,若搞不清楚其真義而誤用,就更茲事體大了。

這本詞典也提到一個與修詞學相關的情況,就是沒有收錄的「動態狀況下的褒義、貶義詞語」,「因為它們的褒貶色彩是在特殊的語言環境中臨時產生的」,這個就更為複雜了;大概屬於「數句以成言」的範圍。

這本詞典的好處,除了註釋清楚,也以例句說明,不致空泛,而〔提示〕部分,將一些容易混淆的近義詞作簡明的辨析,尤其有助思考語文和詞語運用的相關問題。試以「歪曲」為例(頁411)﹕

1. 「歪曲」與「曲解」是近義詞。但語意輕重不同。「歪曲」語意重,是有意的;「曲解」較之語意輕些,有時是無意的。如他歪曲了你的意思,是無心的,是因為對事實還不甚了解,句中的「歪曲」應改為「曲解」。2. 「歪曲」是自主動詞,不受「使」「氣」「叫」「讓」等詞支配,如「這篇文章應刪除那些可能使人歪曲的部分」句中的「歪曲」,應改為「曲解」。

閒來看看這些解說,對為文造句設意該大有幫助。

好處雖有,但有些解說未必不好,卻也頗有斟酌的餘地,試舉「油滑」為例(頁502-3)﹕

「油滑」與「圓滑」是近義詞,都形容人不可靠,但語義著重點不同。「油滑」著重形容人不誠懇,不實在,如「他是個油滑鬼兒,說的話是百分之八十是摻了水的」;「圓滑」著重形容討好敷衍,不負責任,如「這個人八面玲瓏,非常圓滑,切實地幹點什麼,他就溜了。」

無妨拿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對「圓滑」的解釋來對比,即知「世情」不同(更可參看百度百科「圓滑」條中的「處世之道」部分),解釋即有異﹕

做事或言談面面周到,不得罪人。如:「他從事公關這一行已十五年,因此待人處事十分圓滑。」

釋義固然有分別,《國語辭典》甚至將「圓通」作為「相似詞」,似乎也須商榷。

若將「圓滑」歸類為「動態褒義、貶義詞語」也無不可,可見詞語的運用,可以有多複雜就多複雜。不好此道者,難免對此厭煩;若有興趣,自是樂趣無窮。

廣告

3 thoughts on “詞之褒貶

  1. “若將「圓滑」歸類為「動態褒義、貶義詞語」也無不可”

    贊成。
    或可簡單說,「圓滑」之褒貶,視上下文而定。「動態」云云,當是學術的說法。
    若可從貶到褒依次排隊,在貶義詞「油滑」和褒義詞「圓通」之間,可以安置一個「圓滑」。
    當然,「圓通」也可用作諷刺,例如胡適《差不多先生傳》一文所說的「圓通大師」。
    從事政治者,本應十分重視言文的使用(或操縱),但香港的政治人物大多對此採取「差不多」態度。
    例如,前幾年有議員試圖藉辭職、補選之機,發動民眾公投,主事者當然視此為正當之舉,卻自貶為「變相」公投,想不出好一點的說法(例如可說「實質」公投),或者根本認為不必想。
    再如,近來有「佔領中環」的議論,有人提出自己的方案,卻自貶為「拋出」方案。
    環顧香港政治圈,唯有當今特首一人(或其幕僚),文辭言語的功夫了得。

  2. Allen﹕

    你的解說很精到。還有,你「竟然」說梁特首「文辭言語的功夫了得」,而不認為是「語言偽術」,不是說反話的話,可說「斗膽」。

    zpdrmn chang﹕

    講英文,我真要企埋一邊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