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著你的快樂

不是經寧寧的介紹,我也不知道這位音樂人李子恆。當然,這也只能怪自己從來聽歌不大留意歌手不知作曲填詞人是誰甚而常常忘了歌名記不牢歌詞,總之就是愛聽就聽有時會不時聽,不愛聽就輕輕放過,即興得很。

〈再念李子恆〉介紹的兩首情歌,《情難枕》,作者說,「最感動我的還是上面李老師自己唱的,深情蒼涼。」介紹另一首時,更「忍不住亂想,李老師自己是不是經歷過深刻而又無望的愛情,否則怎麼寫得出這樣蕩氣迴腸的詞和曲。」老實說,我初聽但覺是典型的「靡靡之音」。

先不要罵。靡靡之音,有典有故,從來都是貶詞,簡單而言,是指柔弱而令人頹廢、喪志的音樂。我加了引號,雖然仍保留這層意思,但覺得這種音樂也不無好處,起碼能撫慰人心,就算止於一時也不錯。關於這點,以後或會再說一下。其實我最愛李子恆的,與其說是曲,莫如說是詞。

簡單而言,若沒有深厚的中文根底,很難寫得出一首又一首如此像樣的中文歌詞。初聽,或會以為是堆砌,但完全不聽歌,只看詞,就看出每首歌不單有詞有句,更是有篇有章,很完整,而且能將一些舊詞熟句拆散重組,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牽手》尤其藝高人膽大,堪稱力作。且將歌詞錄下﹕

因為愛著你的愛

因為夢著你的夢

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

幸福著你的幸福

因為路過你的路

因為苦過你的苦

所以快樂著你的快樂

追逐著你的追逐

因為誓言不敢聽

因為承諾不敢信

所以放心著你的沉默

去說服明天的命運

沒有風雨躲得過

沒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的牽你的手

不去想該不該回頭

也許牽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許有了伴的路

今生還要更忙碌

所以牽了手的手

來生還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沒有歲月可回頭

試看這幾句﹕「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幸福著你的幸福;因為苦過你的苦、所以快樂著你的快樂」,能將形容詞和名詞如此巧妙地化作動詞,中文根底不夠信心不足,如何敢這樣運用。李于恆說,「『牽手』在台灣話裡是一個名詞,表示『夫妻』的意思」,這或許是他敢於如此化名詞形容詞為動詞的原因。無論如何,旁人要模仿的話,千萬小心;就算原作者,大概也「可一不可再」,否則會濫會爛,既毀人也壞了自己。

將歌詞談得太具體太詳盡,未必是好事,最好還是直接聽歌。

廣告

20 thoughts on “快樂著你的快樂

  1. Ach, don’t get me started….today am too tired (whole day out with son), let me put some simple comment, come back to this thread later

    In fact I’m no fan of 「靡靡之音」, 鄧麗君小姐的歌我幾乎沒有一首喜歡,網主沒有想到吧?我小的時候還很流行一首歌,題目不記得,只記得歌詞頭一句真的好想你,好像是周冰倩唱紅的。那首歌我是一聽見就逃,實在是軟弱頹靡得受不了。但是這首李子恆 “情難枕” 絕對是個例外。女士唱的版本我也不喜歡,網主說得對,真的是比較靡靡。怎麼說呢,一來, 有可能是曲式裡有幾個 pattern 恰好是我的茶,二來李子恆自己的唱腔雖然淒婉,但是不缺深沉灑脫,無奈是無奈了,還是比較拿得起放得下的感覺,last but not least, 就是他這個歌詞,實在是有品(改天再詳說)

    ……

    我一向覺得白話詩比格律詩難寫(難以寫得好)。格律詩,循規蹈矩填字上去,本身就有音樂的美感。白話詩極自由,作者在意象和音節上必須細心經營才可以有美感出來。最下品的白話詩,字詞的基本功夫都不過關,情感也是沒有經過沉澱梳理的,完全在那裡不知所云。上路一點的,容易犯堆砌的毛病,太多奇偉瑰麗的字句反而很快令感覺麻木。方文山的不少作品,我嫌有些堆砌了。我自己比較偏愛的白話詩,首先作者必須有比較真純深摯的某種情感,經過自己觀照的。然後他或她又有足夠的文字能力,將這個感情表達出來,不需要譁眾取寵的修辭技巧。詩句一眼望去似乎平實無奇,整體讀來意境卻是或細膩入心,或深遠宏大。一時想得起來的 reference 有,北島,李南(是位女士,代表作 “小小炊煙”,“在廣闊的世界上”,等等),台灣余光中的部分作品,還有錢鴻嘉譯的意大利彼特拉克的詩作(譯詩其實是再創作。錢先生的譯文太漂亮了……)

    ……

    先再回到李子恆,他的大多數情歌歌詞(蝴蝶飛呀那些作品再論),感覺是蘇辛氣質勝過花間派氣質的。我實在是很喜歡他的闊大意象,那些豪邁蒼勁決絕的感覺。

    “在深情悲歡兩頭 無怨無悔奔走 過盡千帆你心頭” ——候鳥
    “我願與你雙雙飛 飛離紅塵是與非”——梁祝題材的 “雙飛”
    “那蒼天從不曾改變 留給我寂寞的誓言
    走過人間千百回天涯 又回到深情的原點” ——紅塵有你
    ……

    無邊落木共不盡長江。先說到這裡。回頭再來。或者我在自己那裡哪天另開一篇討論。

  2. 寧寧﹕

    或許我用「靡靡之音」用得太重了。單論歌詞(我看到的幾首) ,李子恆的確寫得很好,但配合他自己寫的曲,聽起來,我就有種靡靡平伏的感覺,這就是我一方面說是「靡靡之音」,又說能撫慰人心的原因。我寫得粗疏,就等你的進一步分析。到時可能會邊聽邊看你的文章,雙重享受。

  3. @chang 荒言早已位列仙班,不入輪迴。 既然願意陪我等凡人玩,我等看客大可配合。 話說你是念高能物理的嗎? 因為上次你有說過那個聽眾爆滿的講座……

    @荒言

    李子恆的曲子似乎不是太平伏呢……情難枕是平了一些,但是也有純五度下行緊接八度大跳往上。 雙飛裡面大六度大八度跳就更多一些,dynamic 和張力似乎不缺啊……

    認認真真做一篇論文 “分析” 詞句的事情 N 年前玩過。 要言之有物又不能太悶不是太容易。 畢竟不是寫科學論文,有大量數據可以用來支撐,行文更有程式套路。 不過很好玩。 I’m provoked, 願意再玩。 這回就論李子恆的詞好了。 在下當前各種公事私事十分繁雜,手頭又有拖了一年多的兩個題材想 finally 寫出來。 請給我一點時間。

    技術,美學,人文層面上的東西且先不論。 其實美醜無標準。 最近看到過一個科學研究表明,音樂不光有國界,而且音樂上的喜好跟個人經歷息息相關。 時空事件經歷差不多的人,音樂上的共鳴度也就高一些。 我自己的兒童時代就是聽著李子恆的蝴蝶飛呀之類的歌曲度過的。 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時候,他又有源源不斷的哀愁放出來。 只道天涼好個秋的時候,他又有寫 “海岸線” 這樣的作品出來。 Timing plays a big role! 你念小學的時候估計國語在香港還不流行吧? 覺得李子恆的詞曲“隔”, 其實太正常了。 他詞裡的一些 by any standard 都很好的特性,共鳴就多一些。 硬要 “分析” 也不是不可以,你自己在上面就 “分析” 得蠻好。 有一點我覺得講得特別到位, 就是他的詞, 不管長短, 情境上和邏輯上的 coherence 十分強, 確實是不光有詞有句,還有篇有章,一氣呵成的。 這個是很難得的。 我覺得他的詞有豐子愷的畫面和沈從文的故事。

    至於那個形容詞活用作動詞的手法,確實也是如你所說,一不小心就用得俗了。 李的 “牽手” 裡面的形作動活用,還有排比,疊用等別的手法做烘托,句與句之間純音節上又有另一層美感,全不牽強。 方文山可把形作動用濫了……“你髮如雪,淒美了離別” 這種句子,我聽著感覺像小學生作文,多少覺得嫩了些。 一時想得起來的形作動的好例子還有: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我的祖國”,中國大陸, 1950 年代) 再往前一點,還有大家都很熟的 “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真真是可一不可再,可再不可三。

    說句題外話。 類似鄧麗君唱紅的 (歌名又不記得了) “所以我求求你,別讓我離開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暖意”, 這種歌我不是很聽得下去。 理性點說,如果人家已經不喜歡你,你求也沒用,求來了也沒意思。 意氣點說,人失戀了可以流淚可以心碎甚至可以怨恨 (所以李的作品可以接受),但是不可以沒有骨氣不可以示弱。 我之所謂靡靡之音,就是那種。 華文女歌手裡我比較喜歡的是林憶蓮小姐。 念念不忘她唱的 “海闊天空”, “光輝歲月”, “情人”。 都是粵語歌哈哈。她用國語唱的 “滾滾紅塵”,鏗鏘硬朗中另是一種深情,較之於陳淑樺的原唱,我更喜歡林小姐的唱腔。

  4. 寧寧﹕

    容我先說一句可能有點佔便宜的話,就是我們很難成為情侶,但很有可能成為可以談心的朋友,或曰,你可以成為我的紅顏知己。

    關於李子恆,因為這篇粗疏的網文,引來你的「不滿」,我再試聽了好幾首他的歌,和不同人的演繹,算是有點「新發現」,能寫下來會寫,就算不再寫,也希望你知道,李子恆可愛,你更可愛。

  5. 這是從何說起。

    我做任何事多少抱著玩的心態。 我說的 N 年前做過的論文,是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到隔壁學校去聽某門課玩,那門課的老師講得十分好,我在短時間內有接觸到許多很好的中西文學作品,寫結業論文的時候覺得特別好玩。 這門手藝荒廢已久,李子恆的詞足夠有料,大可以拿來引經據典再玩一次。 去年我因為可以成塊用功的時間比較多,所以在 Coursera, Stanford Online 那些地方註冊了課程 (我自己組建的 team 名字就叫 Finance Play。 到結業的時候, 那門課全球 800 多個 team, Finance Play ranked 18。 R Programming for Data Analysis 我也是玩到滿分結業 )。 今年因為種種原因,沒可能每週抽出許多小時參加一些 intense 的在線課程, 索性給自己放一年假, 悶了就出來聊天玩, 同時也拾起荒廢了很久的愛好, 寫寫東西。 我在這裡其餘說過些什麼自己也不記得許多了。 只記得大多數也不過就是人云亦云, 拿到哪裡講都沒有問題的內容。 我在自己地方一向都是這樣講,多少年了這個 behaviour 還都是 consistent。 怎麼會牽涉到知己甚至情侶,是我有在哪裡講過頭嗎? 這篇裡的所有 comment 起因純粹是因為我不能接受你給李子恆冠上的靡靡之音的帽子。

    你對待這裡的所有客人都一樣殷勤客氣,周到熱情,我也沒有多想,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以前在課堂裡也我都是這麼說的), 得罪了人或者引起誤會我自己都不一定即時知道。 其實我們大多數時候也不過是各說各話,你不知我,我也不知你,我還真不敢攀你做知己。 假如我有說過頭的地方引起誤會, 是我的不是, 十分抱歉。

    • 小事情,沒什麼。

      容我再講三句話:

      1. 來你這邊玩的客人,人人都可愛,個個都聰明。只不過人家更可愛的沒我那麼多嘴也沒我那麼虛榮而已。蒙你分外看得起我,還是先要謝謝你。

      2. 在你這邊玩我有尋到開心,本來就是讓你 “佔點便宜” 也沒什麼。但是,我身後有一整個家庭需要我負責任。請你諒解。

      3. 假如我有無心造成任何困擾或者傷害,首先還是很抱歉。別的也沒什麼好說,Lagarde 金句:Grit your teeth and smile. In case of adversity, go. They don’t deserve you.

      週末愉快。

  6. 寧寧﹕

    不影響你的一整個家的情況下,就多些來這裡玩玩吧。

    你說得對,來這裡的人都既可愛也願常常「袋錢入我袋」,教我很多東西。

  7. 寧寧,
    我也是位列仙班, 是大名鼎鼎的仙都唔仙 (窮).
    我不是念高能物理的, 我是念低能物理的, 因為我低能.
    說實話, 我已多年沒有在物理学上打滾. 以前唸的東西比較濫, 不能說有所專精. 大致上是solid state physics, 但这样说也不太妥当. 这裡稍稍透露了為何我変成仙都唔仙的原因.

  8. 引用通告: 靡靡代言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9. 「牆裏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裏佳人笑……」
    荒言兄,小弟只是一時感觸,並無其他!

  10. 各位老大,

    這個 thread 已經演成一出詼諧劇,我也不是慣於作喜劇主角的,各位老大哪個都可以輕易把我玩死,我認輸了可不可以?各位也都是來尋開心的,笑過就算,請你們放過在下吧!

    明知可能是越描越黑,我也把話講完,講完就走,說到做到。荒言對簡體字比較客氣,他這裡列舉的書也有一些與我讀過的重合,所以我覺得比較親切,也有話可說。他去大陸玩過的地方我自己還沒有去過,他寫的遊記我有看過一些。 這就是我有時來這裡看看並說笑的全部原因了。他對人又比較客氣,這個各位老大自己也都知道。他誇你們,難道你們不舒服?你們又為什麼一而再地來這裡呢?

    Chang 好,

    你是厚道人,又會玩,看你講話我不是沒有大笑過。我喜歡跟有趣的人講話。謝謝你。這裡我再也不能來了。要是哪裡再偶然見到你,會問你好。

    荒言,

    假如你夠厚道,可不可以不要一而再地把我自己的 post 作話題開新篇? 這個話題可不可以到此為止?我真的覺得不太舒服,很沒意思。人怎樣取笑我都可以,我覺得對我家人不公平(當然是我自己亂講話的錯,不能怪人家)。

  11. 寧寧﹕

    都是我不好,愈寫愈不像樣。我一再寫這個,原是因為我先交代不清,然後又看到幾頁書,一時興起,再胡言了幾句,令你不安。我不敢說其他人怎樣,但相信都是沒有惡意的。老實說,我在這裡常常說三道四,指出別人的錯處,可說極不厚道;也不時有人指正,有些旁人看來會硬了點,會替我美言兩句。我自知自己的料子有多少,就算罵我罵錯了,也不覺太難受。倒是出現誤會,尤其在互相取笑間,可能略過了火位,造成不快,就不是我想看到的情況。

    你是明白人,希望能放過我這次猛浪不知收而造成的尷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