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馀

空餘一點情淚濕青衫。愛聽粵曲的,對這句經典歌詞大概不會陌生。

說空談餘,之前寫過幾篇蕪文,如〈好多余〉〈所謂實用〉〈但見空間,少見餘地〉〈誰創造這「空間」〉〈余餘〉,零零碎碎,涉及的是「空間」好還是「餘地」優,也有講到簡化字問題。

《漢英雙語現代漢語詞典》,頁2336

《漢英雙語現代漢語詞典》,頁2336

一直以來,我們似乎慣用「轉圜餘地」,最近,在《明報》寫專欄多年的區聞海醫生竟然在網誌用「轉圜空間」。猜想這是因「潮」而來,讀著實難免有種怪怪的感覺。

對,像我這種死硬派「遺老」,寧要「餘地」,也不願讓「空間」入侵。唏噓之餘,不經意間,在之前提過的《簡化字繁體字對照字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7)「余.餘」條看到一句頗堪玩味的話﹕

使用簡化字時,當余和餘的意義有可能混淆時仍用餘,但要把食字旁類推簡化為饣,作馀。(頁117)

空餘3空餘4查一般大陸出版的字典詞書,「余」不作姓而作「餘」解時,都沒有以上的說明。明顯的例子有「餘生」(虎口餘生)—「余生」(余生也晚),都只有「余生」條目。不過,百度一下,「余地」一條卻出現「空馀」「馀地」字樣,可見「余」字果然也有寫作「馀」的。既然明知會出現混淆,如張愛玲的簡化字選集《余韻》就不知是否《餘韻》,可不乾脆將「餘」只簡他為「馀」,就少了很多不必要的誤會。(本來想再就條目中一筆名「余地」的作家多說幾句,但既然此「余地」已亡,多說恐成涼薄之言,不如打住。)

愈來愈多人使用簡化字是否已成不可逆轉的大潮,「空間」之類「現代漢語」日漸壯大,又會否令「餘地」再難有立足之地,我都不敢多說。但我無論如何不會將「餘生」寫作「余生」,至於他人愛佔「空間」,再無「餘地」可言,我也不會再大聲疾呼期期以為不可;否則真會「空餘情淚濕青衫」甚而吐血而亡。

空餘1空餘2

廣告

6 thoughts on “空.馀

  1. 香港的 Wisers Information Limited 公司為客戶提供剪報服務;每日送來的新聞中,時見有剪自中國大陸報章的內容,簡化字大概(我猜測)經電腦「自動」轉為正體字,然後送給客戶。
    於是,多次看到提及當代著名詩人、翻譯家「餘光中」教授。你猜是誰?還有已故著名作家「鬱達夫」,又是誰?高中生進大學前要經過「麵試」,你可知如何試法?

  2. 引用通告: 余生未必是餘生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3. 引用通告: 余餘不分的笑話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