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

以下是地鐵車廂內的所見所聞。

長氣點,由我讓座說起。一名腹大便便的年輕女子,由一名戴上口罩的男子陪同走進實廂。我讓座,女子先有點錯愕,然後輕聲道謝,才坐下。同行的男子即時將手上的東西交給女子,再倚在旁邊近門處,對牢手機按按按。女子「孤獨」而有點茫然地坐著。

我走到車廂較空曠而又可以倚窗而站的地方。下一站,上來幾名看似七十以上的男女。兩個談話正濃的年輕女子,一人即時站起來,讓座。看來有點年老的女子,笑說,不用不用,我快要下車,不如讓他坐吧。指著近門處一名看似更大年紀的男子。男子欲坐不坐之間,有兩名站立著的女子,其中一人說,有空位……馬上知道原來是讓座的,就沒有坐下去。而另一年輕女子也跟著站起來,問站在門邊看似年紀較大的男子坐不坐。

不坐不坐,結果就由另一中年以上女子坐下了。

最先打算坐下來的女子,跟另一扶著鐵柱的子交談。聲音不大,但就在我面前,要不聽也不可能。五句話聽到兩句,算是我的限度。

「唉呀,你竟然可以沒有縐紋,是如何保養得來的?」

「有呀,怎會沒有呢?」

「完全看不出來啊。」

……

「我老公?!給狐狸精綁走了。」

「?!」

「好呀,有什麼不好。反正他最好的日子都給了我。現在人老體衰,去了狐狸精那裡,不用我照顧起居飲食,不是更好嗎?」

我看到另一女子無言。

「不是嗎。都這個年紀了,還有狐狸精要他照顧他,我不是修來的福嗎。」

然後有兩人下車,先有一名女子坐下,這名女子也跟著坐下。原來跟她對話的女子,沒再望向她,有點茫然地站著。她坐下來,即跟旁邊的女子接談。隔得遠了,我只聽到她重複說有狐狸精替她照顧老公,有何不好……。

直到幾個站之後下車,我依然沒能確定那三名女子是否認識的。但我可以肯定,那名多次說到老公遇上狐狸精的女子,沒有七十,大概也有七十二*,還是化了一臉不濃不淡的妝。說話毫不火爆;但要說淡然得像說人家的事,倒又未至於此。

聽到她不止一次強調,「我們二十歲就在一起,他最好的日子都給了我,現在年紀大了,有人願意接手照顧他,我怎會不樂意接受呢……」她不著緊嗎,我不覺得;她放不下嗎,只能說似有還無。

我下車時,她仍跟旁邊也不知識不認識的女子「閒話家常」。

(* 這是鬧著玩的寫法,或會惹來教壞細路之嫌,還是補註一下為佳。)

廣告

6 thoughts on “狐狸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