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語言

陳雲這篇〈中文不是理性語言嗎?〉明顯是針對陶傑那篇〈中文不宜審案〉而來。

陶傑的主要說法是﹕

中國語文不是理性的語文,用中文制訂法律,必多漏洞。……

中國語文之所以不可能成為法規語言,是因為一切憑感覺和意會。這種中文法例訂出來,拿到山西,問山西的老農民,個個都會說好。這種「法例」,拿到香港,或者譯成英文,在國際上攤開來,是小學生的程度。……

以中文為母語的人,制訂中文法律,可以保證,一定以模糊的感覺代替邏輯思維,一定不清晰。……

「基本法」之漏洞多,就是這個道理,中文不是理想的立法工具,先天缺陷,法律才多漏洞,鐵一樣的事實,不論多「愛國」,可以在情緒上強詞奪理,但無法辯得過,這樣的例子,多如牛毛。一個國家二千年都只有人治,沒有現代的法治,絕對不是偶然,有科學的道理。

陳雲的看法主要在﹕

久不久,就聽到人說,中文不是理性語言,因為中文欠缺語法和標點,文學修辭豐富,典故成語太多、感情氾濫之類。這些都是初讀番書的一代,平日用英文辦理公事,讀到的中文也限於中文課本的範文、小說、詩詞之類。

讀一下歷朝的奏摺看看?讀一下《中華民國憲法》看看?不但理性昭明,而且文采斐然,古代理性與現代理性都有。一個天朝大國,延續幾千年,調兵遣將,科舉考 試、賦稅力役、刑事判案、內外政論,公務繁重,語文無理性,有無搞錯?香港殖民地時期的通用中文,也是用古文寫的,又有無現代理性呢?

「讀一下歷朝的奏摺看看?讀一下《中華民國憲法》看看?」陶傑要反駁的話,非要讀一點歷朝的奏摺和《中華民國憲法》不可。

這類問題,屬於「大題目」,用短短的專欄文章來討論,要好好發揮,難矣哉。相信陶傑會「一時」就此「輕輕」放過,當作沒說過中文宜不宜審案之類的話,到某時某刻,忽然有感,或會以「感性的筆觸」混合他心目中的「理性語言」來「演繹」一番。到時大概也是「自說自話」,不管他人如何反應。

以上一段話,感性理性的用語都有,肯定含糊的話都不缺,略為更換一些用詞,感覺效果就不再一樣。是否理性夠不夠清晰,也不一定全在於所用的語文,重點還在於為文者意在含糊還是借感性過橋而已。這個道理,小學生一點即明,陶傑似乎仍未懂,真有點令人莫名其妙。

理性語言1理性語言2理性語言4

廣告

7 thoughts on “理性語言

  1. Some centuries ago, the Chinese was the leader in a lot of technologies and some areas in math for hundreds of years (at least). Please read the related records and tell me more about the Chinese language. One can begin from 九章算經 and/or learn about the Chinese Remainder Theorem.

  2. One more thing. Recently I got a chance to read a deed from China, it clearly stated the owner’s ownership of the building on a piece of land which the owner did not have ownership but had the right to use it. Some people who don’t know communism enough may miss that point. If needed, we Chinese can write good legal documents or write things logically.
    From my observation, average Americans aren’t that logical either. Relax, whoever think we Chinese aren’t logical enough.

  3. 可否﹕

    「讀一下」不難明;「看看」,其實就是試試。

    zpdrmn chang﹕

    科學上的「成就」,跟「理性語言」未必相關。但如你所言,中國人用中文寫「理性」或邏輯性強的東西,不是沒可能的。

    • //跟「理性語言」未必相關//
      That’s true.
      Maybe it depends on how one defines 理性語言. In a way, English and German (or any other languages, but I don’t know about them much) aren’t 理性語言 either. Well, they aren’t 理性 enough to me.
      BTW, why do we say a language 理性 or not? Should it be how the writer uses the language? Maybe the exception is machine language or the like.

  4. 引用通告: 看看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