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的

讓.的1

2014年1月16日《明報》A16

2014年1月16日《明報》A16

對今年的施政報告,一如既往,我都沒興趣知道詳情,本來略聽稍看一下電視和報紙的報道就算了。但今年的「報告」標題卻惹來議論,大都是與文字相關的,如何忍得住不說一些看法哩。

先說學者稱讚的話。據《明報》的報道,那名學者是香港教育學院中文系副教授湯浩堅,「湯教授一睇今年條題,就知道報告內容講乜,認為簡單易明『寫得唔錯』。佢亦分享寫呢種標題兩個要點,分別係要『簡潔易明』同『提網絜領』。」他還說「比2013年『穩中求變    務實為民』更加具體。」

很明顯,今年的標題,完全有別於以往那種「穩中求變    務實為民」像成語般的「精簡」,所以我形容為「面目一新」。如此「革新」有「創意」,單是標題即覺更有吸引力,初步評價,我會給與較高分數。

不過,有人認為這幾句中文很不堪。鄧小樺這篇〈文盲的施政報告〉就「罵」得很兇。可惜她寫的中文,唉……;這次尤其「出醜」。至於我認為中英文俱佳的網友 Chris,也說那些標題是「嚇壞人的中文」,我倒有點奇怪。

不如先簡單說說我對「年輕」和「年青」的看法。鄧小樺認為「年青」是錯的,只可用「年輕」﹕

I CAN’T BELIEVE THAT!我見到「年青」!只有「年輕」,或者「青年」,再不然是「萬年青」XD。咁大個錯字印在封面……天啊
(無理據地猜測,輕青二字在普通話裡才同音……)

老實說,我也慣用「年輕」,但不會認為「年青」是錯而絕不能用。其實知道「」有年少 young 之意,就知道「年青」不是不可解因而不可用就是錯。至於百度百科「年青」條說「年輕」與「年青」實有別,「口語中是通用的,但還是有分別。輕:程度淺,年紀小。青:比喻年齡不大。」都是young,我認為沒必要如此劃分。

其實最惹爭議的,還是那個三個「讓」和兩個「的」句式。

我實在奇怪鄧小樺竟然會說﹕

「有需要的」,「年輕的」,真的很刺眼,何不就寫「青年」?

她大概給《紅樓夢》這種「的」字結構名詞刺眼刺得看不下去。什麼「周瑞家的」、「林之孝家的」、「來旺家的」……多的是,再如第三十五回﹕

「若這麼說,不大說話的就不疼了。」

說來,又何止《紅樓夢》有這種「的」「的」「的」結構,試看《水滸傳》第一○四回:

到後捉本算帳,原本贏不多。贏的都被把梢的﹑放囊的,拈了頭兒去。﹕

再看《老殘遊記》第五回﹕

「你們家又有上夜的,又有保家的,怎麼就讓強盜把贓物送到家中屋子裡還不知道?」

例子都夠了吧。

再來說「讓有需要的   得到支援」這種句式。Chris 說「都是很笨拙和累贅的說法,不可取。政府的口號,必須一針見血,簡單明瞭,忌用虛字和迂迴曲折的句子結構,今次可謂犯齊所有錯誤。」他大概認為最起碼要說「支援有需要的人」「發揮香港的潛能」。不能說沒有道理。不過,就算「精簡」至如鄧小樺所說﹕「真的不若社民連那四字:『濟弱扶傾』」,其實都「慣用」得難以令人(只是我?)再有太大的感受。

來到問題的核心了。或有人會問,難道就要用「讓年青的   各展所長」這種可能是「中共」文體或「西化」句子?「讓子彈飛」?

不如再講一句「眾所周知」的話﹕「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其實這句話原出自《西廂記》第五本第四折:「永老無別離,萬古常完聚,願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屬。」

「願天下有情的    都成了眷屬」,略改幾個字,可成「讓天下有情的   能成眷屬」,句式可說沒有分別。當然,還可爭議的是,兩句的「意境」大不同;但總不能說是「中共」文體或「西化」句子吧?

本來,以我有限的英文知識,最好少談英文。但既然在詞典看到 Let 這個字的解釋原來也跟「讓」字有相同的作用,就試摘錄《COBUILD 英漢雙解詞典》(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2,頁1109)其中兩個解釋和例句吧﹕

讓.的3

噢,愈來愈像「梁粉」了,怪不得到甜品店也只會吃「涼粉」,沒法啊。但願梁振英能真能按照中文「讓」字令人心安和英文 let 字不會阻止甚或打壓之原意,否則多有創意動人,也只流於一紙空文,徒然讓人恥笑惹人非議。

廣告

7 thoughts on “讓.的

  1. 語文運用很欺人,尤其語意帶彈性的中文。語境、語氣不同,語意表達效果謬以千里。
    關於「年輕」、「年青」,對錯本來很分明,不過留了一條可能會「約定俗成」的尾巴,那大家走着瞧吧。
    「的」作代詞用自無不可,不算錯,用得好或差就見仁見智了。
    唯有「讓」的運用最惹人爭議。首先,加上「讓」,就有施受的關係,令人有不平等的感覺。再者,「讓」是謙詞,虛心的人謙遜而行事,是道德表現,而句子便成了豪情狀語,並給人勇於承擔、誓要實踐諾言的感覺;反之,失德的人說讓,就會給人倨傲、作態的感覺,縱使實行也好像變成施捨,而句意更也顯得輕浮、空洞,流於口號、交差式的遁詞。是次報告用語受批評,恐怕由此而起。

    個入淺見,請老師指正。

  2. 敬文﹕

    若接受「青年」,就不難接受「年青人」了。

    很認同你對「讓」字的解說,尤其是運用的人,失德的,用詞愈好,愈見其「偽」。這也就是我文末所強調的話。

  3. 所謂「有需要的」,其實只是英文「the needy」一語的硬譯(連「直譯」也夠不上)。「needy」意為「缺乏生活必需品、貧窮」(《牛津》釋義),加上定冠詞,意指此類人,故此語的含義直截了當就是「needy people」(《朗文》特地標明),也即「窮人」。
    香港特首的文字幕僚,連查閱詞典的起碼功課也懶得去做。
    特首本人,則是有意如此措詞,翻譯之正誤、巧拙,在他只是餘事。對此我雖無證據,但特首歷來的言辭、文章之中,足資佐證的材料已多到罄竹難書。
    茲抄錄香港學生最常用的兩部詞典(網絡版)如下。

    《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第7版,雙語版)

    needy
    / ˈniːdɪ; ˋnidɪ/ adj (-ier, -iest)
    lacking the necessities of life; very poor 缺乏生活必需品的; 貧窮的: 【舉例】a needy family 貧窮的家庭 * food for the poor and needy 窮人的食物.

    《朗文當代英語詞典》(第6版,英語版)

    needy
    need•y /ˈniːdi/ adj
    a) having very little food or money
     【舉例】 a needy family
    b) the needy
    = needy people
     【舉例】 money to help the needy
    needing and wanting a lot of love and attention

    由此可見,「Support the needy」,就是「扶助窮人」;若要使行文典雅,可以說「濟困扶貧」,如此簡單的一句話。

    再者,「Support the needy」是主動式說法,「support」這一動作的行為者,就是說話者或寫作者本人,必須承當責任。
    把它變成「讓……得到支援」的被動式說法,就是略去行為者,使之不指向具體的人,說話人不須負責任。特首的意思,大家應當明白;叫誰去support 香港的窮人,聽眾不妨各自表述,但不是梁特首的政府應當負責。

    「讓有需要的得到支援」,這樣蹩腳的中文,只好說是粗通中文的鬼佬說出來的半生不熟的中國話。香港特首就算是喜好學舌,也應當搵一個像樣的對象來學。
    華人講英語、寫英文,也會有夾生而不通順的措詞造句,但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不會奉為時髦、引為規範,更不會放在政府首腦口中,在施政報告中鄭重其事說出來。
    香港中文一日日敗壞,青年學生受害最甚,每日每時遭受報章、廣播、電視中劣質中文狂轟濫炸,長大後很難改正。成人後若任職於傳媒業,受害者就會變為加害者,再去毒害下一代讀者和聽眾,遂使謬種流傳,以至無可挽回。
    政府中的說話人、寫作人,是地位最高、影響最大,流毒也最廣的文字語言加害人,儘管自己也許曾經受害。
    至於梁特首,則是刻意學舌於中共,以圖獻媚表忠,蓄意運用語文偽術來愚民欺世,以售其奸。他不是頭腦簡單的人,並非中文不濟而已。

  4. 引用通告: 年乜人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5. 引用通告: 發揮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