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語

香港推行的語文政策是「兩文三語」。問我可懂中英這兩文,我當然會說懂;至於廣州話、英語和普通話這三語,我也當然會說沒問題。一旦要「官方考核」,我可能只有一項就算通不過也敢提出上訴的可能。

關於語和文的討論,甚或爭議,很多很多。香港最近又來了一個「粵語非香港法定語文」的拗撬,是無風起浪,還是「有心人」藉試水溫,我不敢也不想再推測。但回到語文「本位」,區家麟這篇〈方言與槍炮〉確實寫得言簡意賅。全文好在擺事實在前,不疾不徐「說理」在後。言之能成理,不是你說了算;沒事實根據,詞如何強,沒理就是沒理,最終也只能落得「強詞奪理」之譏。

運用流暢的文和語,我只有中文和粵語。中文,也只是語體文或曰白話文,語中的粵語,自是廣州話。我一直很羡慕別人能中英文俱佳英粵語普通話「辯才無礙」,得知有人更能運用多國語言,簡直有「神乎其技」而有「無地自容」之慨。區家麟提到那些「精通八國語言」者,原來是「別有原因」。此說可稍釋我懷,所用者不過是我不知的事實。當然,我不會因而變得聰明而一下子就可自稱「精通」多一國兩國多三兩種語文,但起碼知道那些「數字」是什麼回事。其實,此文的事實也不算什麼,只是我孤陋寡聞而已,區家麟的結論才重要也緊要,值得細味﹕

一 個潮州人來到香港,他懂粵語、懂普通話,也聽得懂閩南話,又懂說英語,語言能力按理應接近歐洲人所謂「精通五種語言」的水平。中國方言差別極大,廣東人、 四川人與上海人,基本上不能以方言交談,全賴頑固少變的方塊字,不單令十三億人能溝通,數千年文化一脈相傳,到今天我等南蠻,仍能以粵語誦讀唐宋詩辭,細 味古人的溫情暖意,感受千古絕唱之鏗鏘聲韻。中國人的文化認同感千年未變,大一統思想根深柢固,中華獨有的方塊字是主因。

所以,那些連廣東話上海話也看不順眼,擔心地方意識抬頭,甚至害怕「分離主義」的權貴們,請不必憂心,一天我們仍用方塊字,大一統的向心力會延續,放心。
廣告

2 thoughts on “文.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