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麭與面包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0。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0。

寫完〈包食飽〉,即覺有點意猶未盡,忍不住要拿一些字來「玩玩」。

陳雲說,麭包本可寫作「麭」,這個說得通。但為了招牌字體對稱和意頭,硬將「麵飽」錯也說成對,未免強詞奪理。真要求對稱之美,大可寫成麵麭,有爭議也大條道理。以「麵麭」為店名,如「荒言麵麭」,不知可否註冊專利呢?我相信不用付費宣傳,傳媒也會貪新以作廣傳。噱頭者,此之謂也。呵呵呵。

麵面不分,麵包無麥而成「面包」,何嘗不對稱,但怎看都是怪怪的,陳雲收貨,我也「絕不錄用」。

就只拿「麥」字部首的字來說說。

《中華新字典》除了「麥」本字,只收錄五個字,不用小小一頁即包容了。老實說,這五個字我就有一個是之前從未得知的。就算《辭源》,也只有二十一個字(、麵相同),不用多說,我懂的更少。

查找《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0),真是乖乖不得了。我也不敢數算了。這些字,固然大多與麥或與飲食相關,就算有些是同解異字或俗字,但一一扣除下來,涉及不同製法糕餅麵食的字,還是不少。可見古人用字之精細,幾乎是一食一字,甚而是一「狀態」一字。

麭,固然是糕餅;還有〔麥它〕和〔麥匋〕,也是糕餅;丸餅則是〔麥追〕,究竟製法如何,是否不同,字典都沒有列出來。

麥之屑或麥屑,可以是〔麥目〕,也可以是〔麥孛〕,是〔麥肖〕,是〔麥見〕,還有多少,我也無心再找;至於麥莖,則會用另一字〔麥肙〕。

大麥粥是麮,但〔麥孚〕則是粟粥。問你死未。

連麥再生也要有獨立的字,〔麥負〕是也。

一字是一義,「義無反顧」。

和麴,我們大致知道是酒母,原來查找一下,古人以麥字為部首,就造了好些與酒母相關的字。如〔麥穴〕,如〔麥完〕、〔麥果〕和〔麥昆〕(用整顆小麥製作的酒麴),如〔麥冡〕,或可藉此說,中國古人,除了重視吃,「民以食為天」,也不忘喝的酒。到了今時今日,相信也沒改變。

《中華新字典》(中華書局,2010。)

《中華新字典》(中華書局,2010。)

《辭源》

《辭源》

《辭源》

《辭源》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0。)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0。)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0。)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0。)

廣告

4 thoughts on “麵麭與面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