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用再講事實了嗎!?

陶傑1《明報》前任總編輯、現任世華網絡營運總裁劉進圖被斬,是這幾天的城中熱話。由知道他受傷開始,我最關心的是他的安危。據報道,他的情況轉好,可以稍為放心了。本不想多談他遇襲的原因,但看到與此相關的評論,還是忍不住留意一下。我一直認為,基於事實,就算是隱而難現的,意見大可「百花齊放」,「偏激」也無不可。但根據完全錯誤的所謂事實來立論,算是如何「對」如何「正義」,都不足為訓,更須嚴正指出,否則此風愈長,比「歪理」橫行更可怕。

沒錯,又忍不住拿這名真不知好不好用「知識分子」來「冠名」的專欄作者陶傑來做例了。上圖那篇刊登於2014年2月28日《蘋果日報》的〈昔白今黑〉,簡直就是黑白是非錯亂不分。容我只就事實部分逐一點明。

那篇文一開始即錯,劉進圖不是「明報總裁」,而是世華網絡營運總裁,二者分別很大,不用多說。這個「職銜」,無論電視電台報紙尤其網絡都一再提及,不應錯。錯了,但對全文立論影響不大,仍可放下不說。

跟著的,「劉進圖被兇徒狂斬之日,明報剛好刊登了副總編輯阮紀宏的一篇專論」,這才是要害。那篇備受爭議的「觀點短打」〈香港新聞業有史以來最自由〉的作者阮紀宏,也如陶傑一樣,只是多年前的明報副總編輯。不是這個行業的人不知道這個「事實」,尚且說得過去,陶傑豈可不知,如此重要作為立論根據的事實也不查證一下,即大發議論,不可笑可恥嗎。維基百科固然有詳細的「陶傑」條目,倒底沒漏掉阮紀宏這個人。介紹很簡單,但正點出了陶傑的「無知」﹕

阮紀宏,現任北京師範大學—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部副教授、香港資深媒體人和時事評論員,曾任《文匯報》駐北京記者、《香港商報》副總編輯,以及《明報》副總編輯兼副主筆,筆名為「戴鬍子」。民建聯黨員。

阮紀宏既已不是《明報》員工,他的個人言論,就不再代表發表言論報紙的立場了。阮紀宏可以據所提出的事實自說自話香港新聞業有前所未有的言論自由,《明報》自可為報頭套黑以表憤慨和哀悼。這個,也毋須多說了吧。

另外,陶傑更說﹕

劉君遇斬,有許多愛國人士說,「未必與新聞自由有關」,而是出於「私人恩怨」。如果因「私人恩怨」,報紙不應為其私人的行為因果負責,為什麼套黑了報頭?

好一個「有許多愛國人士說」,且由陶傑自己寫出來的,不就明顯不過,這些話不是由《明報》說的,《明報》沒有公開表示這也是《明報》的看法,為什麼不可以套黑報頭?《明報》要其他報紙也套黑報頭才不該。

陶傑這個「回水」說,更妙﹕

你的立論,想令讀者相信。如果我今天用七元買了一份對新聞自由哀悼以報頭套黑的報紙,但是二十四小時之前你卻告訴我完全相反的觀點,那麼昨天的那七元,你是否應該回水呢?

據維基百科的介紹,陶傑也替《蘋果日報》寫社論。一般而言,社論代表報社的立場,那麼陶傑在這份報紙的「其他」言論,是否也代表這份報紙的觀點呢。若如此,買了《蘋果日報》的讀者,好不好因為陶傑這篇錯漏多多立論牽強而似乎包含了多名所謂「知識份子」意見的文章,而要求《蘋果日報》回水呢?相信由陶傑向《蘋果日報》老闆提出最有說服力。

2014年2月26日《明報》A26

2014年2月26日《明報》A26。關於此文,2月27日《明報》在A18 版有如下「更正與澄清」﹕昨日A 26 觀點版刊出阮紀宏的〈香港新聞業有史以來最自由〉一文,提及1960年代安妮公主訪港,實應為瑪嘉烈公主,多謝讀者指正。

廣告

8 thoughts on “真的不用再講事實了嗎!?

  1. 就算錯了,這些都是支節。
    整件事的要旨是,劉進圖被斬,新聞自由更萎縮。其他的都不重要。

  2. 林白﹕

    如果有人說,斬劉進圖的人叫林白,也即你,意圖令人覺得香港的新聞自由更萎縮。你這十天人不在香港,斬劉根本不是事實,但有人堅持這樣說,你覺得這個「非事實」重要嗎?

    • 有人誹謗我,我當然不會理他。他們堅持是他們笨,把事情焦點放錯。而且也不會有人這樣說。

  3. 引用通告: 又一「失實」例子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