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劉進圖的課

區家麟在網誌問「衣櫃有幾多黑衣至夠?」,到底是有心人的話。別的不談,其中提到,「聽說,聽很多人說,劉進圖的課,有點難哽,他很認真,教『傳媒法規』,要學生研讀案例。」說起來,我也聽過劉進圖講法律的課,可以說幾句。

先岔開一筆,區家麟在文中也說﹕

大學生,本應開開心心上堂去;有位老師,書生模樣,謙謙君子,逢星期六見面一次,上上吓堂,學期中間,要換人,因為老師在堅持一些不為外人道的東西,被斬了六刀,躺在ICU,為自己生命奮戰。
大學二年級的學生,那麼快就要認識現實世界的荒謬與殘酷,是不是太殘忍。
更說﹕「我們社會,欠了這群年輕人很多。」

都大學二年級了,雖殘忍,更是無奈,也該「認識現實世界的荒謬與殘酷」了;關於此事和相關的事,社會其實沒有欠這群年輕人多少。他們願意穿上這些黑衣,出力站出來,也是該做的事,否則有點辜負了大學生之名。

再說劉進圖的課難啃不難啃。他頭腦清晰,講課有條理,介紹案例很細緻,都會逐一分析箇中重點。所以,稍為不集中精神,就會跟不上。聽他講課,不能不用功不用心不用神。按此說,真有點難啃。

不過,正如上面所說,他說話很有條理,尤其不會咄咄逼人,語音也動聽,用心一點,聽他介紹和分析案例,是一種享受。可能有人認為他太溫和而至有點溫吐。無妨拿吳靄儀來跟他略作比較,我稍為見識過吳靄儀的機鋒,同樣清晰而有條理,都是「精彩人物」,但吳往往令人有透不過氣來之感。不知二人對辯,可會「擦出」火花。

說來,就算沒聽過劉進圖講課,日常交談,他也不會含混不清,依然事事條分縷析,卻不會沒根沒據任意「空口講白話」,所以不難明白他當總編輯以來表現出色仍被撤換後,就此事面對公眾和開內部高層會議時,仍實話實說,不慍不火,更不會有過激尤其對己有利的言論,更不會作沒實據的口頭和文字猜測。

所以,就算他遇襲受重傷,身受其害,切身感受其苦,不再是他人之事,我相信他仍是不會公開作出各種猜測。看他由深切治療部轉往普通病房面對傳媒時,仍是平和淡然地用一個看似不用力卻堅定的手勢回答最要緊的問題,即知他的心裡有數他的督定。

能捉拿兇徒繩之於法,對劉先生對他的家人他的同事朋友,甚而香港市民,都是普遍樂於見到的事。至於「主謀」,相信除了天知地知,就沒有幾個「外人」會知道。

怎麼可能與「新聞報道」無關呢?不過,真正的「幕後黑手」是誰,我仍是難以和不會揣猜。問我支持「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與否,我不會含糊不答。支持。是我的答案。但我不會要求香港的新聞人非要走到那個危險邊緣不可。這個問題實在複雜,這裡難以細說。

電視畫面看到劉進圖躺在移動的病床上自若地「任影唔嬲」而不大減往日「風采」,算是有點放心了。我小心眼,始終覺得他能早日康復,才是重要的事。

廣告

3 thoughts on “聽劉進圖的課

  1. 從網上找到一張照片, 展示劉進圖流到地上的血, 便把它放在desktop上.
    回看家族這兩三代的移民C> C>史…下删幾百字… 逃港, 逃美, 我們只會拚命地逃. 看來劉進圖付出的比我們更大. (此逃不同彼圖. 此劉是不是彼留?)
    做大學生時我不是開開心心的, 亦非不開心. 正值奮鬥期, 英文又水皮… 下删百幾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