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失實」例子

2014年3月3日《明報》D5

2014年3月3日《明報》D5

〈真的不用再講事實了嗎!?〉用了頗大心力。文章本身不難寫,考慮寫不寫才是重點。我左右盤算,非因「又要威又要戴頭盔」,主要考慮對他人可能造成的後果。這幾天熱爆的兩句話「真理在胸筆在手,無私無畏即自由」,其實是一道難關。我不敢說自己可以做到。沒錯,幾天後我再「發現」一篇與「事實」相關的文章,在《明報》發表,大可再發揮一下,卻依然考慮再三,失眠得更厲害。真傻。

其實,回應一些網誌文章,就足以寫上三幾天。但有些話始終不吐不快,還是補記下來。

也是事涉《明報》,我的難題由陳惜姿所寫專欄文章〈接力〉引起。陶傑和陳惜姿都是所謂的資深傳媒人,誰的名氣和影響力更大,毋須比較,說是都有不小的影響力,大概離事實不遠。也因此不能不寫。

陶傑那篇文章沒查證事實,卻以此針對《明報》,陳惜姿大可拿來考考她教過而又上過劉進圖課的學生,《明報》若告陶傑誹謗,勝訴機會有多大。至於陳惜姿自己〈接力〉所犯之錯,若在他報發表,而又被告誹謗的話,她自己又能否脫身。

「劉進圖事件」發展至被斬,真是令人意想不到,我就震驚不已,更擔心了兩天。不說受傷之事,簡略回顧一下,劉進圖被撒換總編輯一職,據《明報》自己的報道,編採人員與高層開會談論此事來龍去脈,高層沒諱言《明報》的員工不體諒並「聯同外人」責難老闆,希望以後在《明報》少提甚至不要再有文章談及此事;劉進圖則表示可以接受新安排。

結果是,在《明報》的副刊專欄版和「論壇」版,仍陸續有不少文章談論此事,有不直老闆做法而幫劉進圖及編採員工發聲的,也有認為老闆的做法沒錯的,其間有沒有抽過稿,只有《明報》內部才知道。但加東版卻明目張膽做了抽稿的事。於是出現了同一天有四個專欄天窗,以示抗議。抗議有效,這四個天窗之後在加東版也原裝出現。

回看陳惜姿文中的一段話,即知道她犯了多大的錯誤﹕

後來明報撤換總編輯,商台粗暴解僱李慧玲,我們都立即寫聲明,表明立場。明報抽稿,所有提及明報換老總的文章都不能刊登。自我審查發生在自己頭上,我和三位專欄作家在同一天開天窗。這次之後,四個天窗出現在加東明報專欄版。

簡言之,抽稿的不是香港版《明報》,而是加東版。陳惜姿讓香港版食了死貓。這個錯誤「明顯」是「無心之失」,「無心」者,抱括「不用心」即無用心。以陳惜姿如此「老手」,根本不該犯此不符事實的錯。《明報》當然不會告陳惜姿誹謗,因為編輯也要負責,誰叫你沒把好關,一任作者把「事實」搞錯了也不知不改,成為大學傳媒導師筆下的「自我審查」傳媒機構,「罪名」可不小啊。誰敢說日後沒有人據此文為資料寫傳媒審查評論甚而香港傳媒史什麼的,說一句「《明報》一方面說重視言論自由,卻同時不刊登提及己事的文章,明顯是自我審查……」,這筆胡塗賬能小覷嗎。

言論自由可貴,但不表示可以「失實」而胡言任說,更不是可以不據事實而任意立論。為什麼要有「誹謗」罪,不是沒有道理的。陶傑「錯罵」了《明報》,《明報》可以告他;但陳惜姿「錯怪」了港版《明報》,說是「咎由自取」,未免尖酸,要「硬啃」是沒法的了。

寫不寫本文要考慮再三,只因無意在此時此刻說太多可能令《明報》添煩添亂的喪氣話。不過,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固然重要,現在似乎要「爭取」才有,但密切相關者自身也得小心珍惜保守已有的;否則,別人不摧殘也自殘報廢,或會應了《紅樓夢》裡由探春說出的一番話﹕「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必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

2014年1月20日《明報》D5

2014年1月20日《明報》D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