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能知仲有

題目摘自一首粵語打油詩。「點能知」即怎能知道,「仲有」即還有。

原句是「賊點能知仲有爸」,即怎知還有「賊阿爸」,我是從黃苗子所著《人文瑣屑》(北京﹕三聯書店,2006)得知的。不如將全詩抄錄如下(頁246)﹕

全城幾十萬撈家,唔夠官來夾手扒。大碌藕真抬慣色,生蟲蔗亦啜埋渣。甲仍未飽偏輪乙,賊點能知仲有爸。似走馬燈成日轉,撈埋一氣飲餐荼。

原詩出自《嬉笑集》,作者廖恩燾即廖仲愷哥哥廖承志伯父。廖恩燾是誰係乜水,可參考百度百科。黃苗子說「廖承志同志是富有幽默感的才子」,又說「他的幽默感和文藝細胞,和家族的遺傳很有關係」。至於廖恩燾﹕「他喜歡用廣東話作打油詩,極具滑稽嘲諷之妙。那時廣州黑社會把頭和官府、流氓和差警互勾結剝削蟻民百姓。」於是廖恩燾作了上引〈漫興〉詩。(頁245)黃苗子有如下詮釋﹕

幾十萬「撈家」(流氓、黑社會人物)同官老爺一起串通扒錢。「大碌藕抬色」,粵諺,獲不義之財,風流快活之意。「生蟲蔗亦啜埋渣」,以喻窮搜猛刮,老百姓被壓榨乾淨了。黑社會還未「啃」光,又輪到官府掠奪(「甲仍未飽偏輪乙」),這真是「做賊撞著賊阿爸」,「撈家」無可如何也。總而言之,土霸官差,像走馬燈不停光顧。官匪一家,攜手飲茶,老百姓無焦類了。(頁246)

關於廖恩燾和《嬉笑集》的更多介紹,可以參考梁守中〈廖恩燾及其《嬉笑集》〉一文。文中也有提到上引詩,除了「仲有」用「重有」,最後兩句是﹕「似走馬燈瘟咁轉,炮臺難怪叫車歪。」與黃苗子所引完全不同。這個除了找到原詩集對照,誰是誰非,難以定論。不過,二人在簡釋全詩重點時,似乎都有意無意間「忽略」了「點能知」三字。

我在文首已先點出「點能知」即「怎能知道」,其實廣東人很少不知道那個「能」字是諧音,要讀上聲而略變音,即「撚手小菜」的「撚」音,也即男子的那話兒。「怎知道」,用粵語大可說「點知」,說成「點能知」,是某些人的慣用語,當然是「粗口」,但「口頭禪」多是沒有惡意,聽慣了也就不覺有什麼「言外之意」。

黃苗子文末說﹕「廖恩燾有不少好詩,可惜純粹是廣東方言,無法推向全國。」(頁246)無疑是事實,我們今天就算如何撐粵語,為文時也不能不考慮這個觀點。

但無何否認的是,生而為廣東人,自小用粵語學習中文,更知粵語的諸多好處,看到這種能成文能誦且有趣的作品,高興之餘,也深慶自己「得天獨厚」,還懂得欣賞如此難得的作品。

粵語會給擠掉嗎?我不怕。以「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之心面對即可。當然,未能「莫失莫忘」,又點能「仙壽恆昌」呢。

廣告

2 thoughts on “點能知仲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