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與禮物相關的夢

這幾天都在做一些奇怪或曰有趣的夢,其中一個有點複雜,似睡似醒間,還想過這是很好的小說題材,得記住。醒來後,好像不單夢的形式記牢了,連大部分內容甚至對話都沒忘記,以為可以醞釀一下再寫出來。沒想到,三兩天過去,竟已淡忘得幾乎只剩「做過一個有點複雜的夢」這一句。另一個夢,很簡單,就記下來。

在工作間,幾位同事,有男有女。一人的上擺放著拆開了的禮物,另有人仍未拆開,卻有人待不住代為拆開包裝紙,好像都是要組合的東西。收禮物的人似乎沒有特別驚喜。下班時間早過了,我打算離開。

「你不拆你的禮物了嗎?」走了幾步,同事跟我說。

我說我沒有禮物啊。

「你一直沒拉開過自己的抽屜嗎?」同事有點奇怪似的。

沒有,不知為什麼,這天竟然沒拉開過身前擺放細小物品如筆如零碎文件如記事簿等的抽屜。

「你不拆禮物,連謝謝也沒說一聲,其他人會不高興的。」同事小聲說。

我於是回到座位,拉開抽屜,果然多了幾件長短不一卻卻也扁平的東西,擺放得頗整齊。其中一份是小號公文袋,有點像書。我拆開來,是一隻砣錶,附有一張卡。錶有點眼熟,記不起在哪裡見過。於是抽出那張卡瞄了一下。

沒見過的字,透麗有力。英文名字連姓,可說毫無印象;上款雖非全名,該是我無疑。狐疑間,同事說,「忘了是誰嗎?」我點頭。

同事略提某次在另一同事家的聚會,我似乎一時有點無聊,遂在書架抽出一本書翻看,不久,一名女子就注視了我一會,還跟我談起那本書來。她似乎很喜歡那本書,但聊了些什麼,我完全忘記了;只對這件事有點印象。為什麼會在這種日子經由他人給我送禮物,而且送的又不是書,而是錶,且是懷錶。我怎會不奇怪。

夢中,我該沒有多想這個,而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收到好幾份禮物,但一份也沒送出過。其實在得知有人給我禮物到看到一份份禮物放在抽屜中,已覺臉紅得發熱。

拆開第一份禮物時,我是借故問了些別的問題,好掩飾自己的不自知不自覺太不在意非常懵懂的窘態而已。夢中知道;夢醒自覺。

正要拆第二份禮物時,我好像想說點什麼。話沒說出口,就醒過來了。希望能繼續那個夢;好久好久才再入睡,似仍有夢,卻與禮物無關。

天不久就亮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