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昔

東涌2很多很多年前,還是中學生,跟同學到東涌露營。是露營,不是宿營。在天后宮附近撐起幾個營帳,玩了一夜兩天。那一夜,無眠,卻有一生忘不了的經歷。

忘了是否營帳太少太小還是太熱,總之沒有在營帳內多耽,我就在附近的地上和樹椏上隨意躺著倚著,自然睡不著。天大地大,半夜就看到滿天的星;沒有睡不好或給人當頭一棒而昏暈至滿天星斗,而是躺著望向天際,那密麻麻光燦燦的星星,像忽然一下子同時亮著的燈,好多好多,配得星光燦爛。當然不會將沒篝火的營地照亮得如同白畫,周圍看到的樹影山形仍是暗淡無光,而星光卻無疑是亮而柔和望多久都不會眼累;當時就算沒大叫出來,大概在心中也多番暗叫了。

後來也偶然到荒野露營,也看過月明星稀或星光月影依依伴隨,敢說再沒遇上那麼誇張的星海了。今時今日,能看到稀稀疏疏的星光,雖亦驚喜但已無當日那種莫名喜悅。說來,也忘了有多少年沒再試過露營,最後那次該在麥理浩徑上吧。不到野外,遠離高樓廣廈的電光,縱有星光也只合落得黯然失色。

不翻出「舊」地圖,也不知香港國際「新」機埸原來「佔用」並接連了兩個大小的島。當年,在東涌,曾不止一次望向那個名為赤角的島,想過好不好在島上走走。那些年,只知有東涌居民會搖上小舟到島上或附近打魚的。從 1980 年出版的地圖圖例,可知當年島上既有碼頭更有街渡接駁,還有渡假營地和教堂,更有村莊和廟宇。原來不是荒島。錯過了。

現在,再無什麼虎頭山虎地灣,蒼海,沒變桑田,而是跑道。再不用或再不可以舟渡到島上,要去,可以乘車,更可空降,什麼赤角,不是島,已是機場的代稱;欖洲,更有誰人識。

說起來,有多久沒再去過東涌呢,炮台仍在,侯王廟仍在,只不知還可尋回幾許少年時的舊痕往跡;好不好找一天「走進去」,看看還剩多少。最好莫要「驚破夢魂無覓處」,落得多年美好回憶消盡。

東涌1

廣告

6 thoughts on “今昔

    • 那时住在全美(全世界?)最繁忙(有時第二)的機場附近. 不是偶然, 而是家庭經济來源泰半來自某大航空公司, 其總部就在這機場座落的城市. 不幸事件發生後第一次外出, 常見在空中升降航道飛行的飛機全消失了. 這一幕景像很难忘. 所以見到機場跑道會聯想到這一幕. 其後經數月(所見到的)飛機數量才逐漸恢復幾成. 也不知是否有些改変了航道以致我看不到. 其後幾年不少美國大航空公司業績下滑, 甚至継而破產. (*) 上述公司是其中一間. 對我們的家庭經濟影響(最終)不算大, 但威脅卻伴隨了我們好幾年. 減薪呀(花紅当然无望), 裁員呀, 提前"退休"呀, 肥雞餐呀, 很好味呀, 啃唔啃呀, 股票変廢紙呀(一早想賣都唔得, 是花紅, 發放到一个戶口內, 不能買賣, 未離職不能轉戶)… 亦要捱大圍股巿下跌…
      (*)不能說這事件是大航空公司跪低的主因, 但說是誘因应不為過. 主因或在於deregulation對大航空公司不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