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殺」

張大春實在好看。就我讀過他的書如《認得幾個字》《城邦暴力團》,就可以「一錘定音」說,他很不簡單,他的書值得細味。關於這兩本書的隨讀隨想,可以在這裡的「有蹤有跡」鍵入兩個書名搜尋一下。

台灣近日因為兩岸服貿協議而出現佔領行政立法兩院事件,既有「僵著」也有迅速「清場」情況。老實說,我關注,也著緊,但實在有太多不懂。箇中的經濟和政治因素,就算說我無知,我也不會回話。張大春在自己的面書中說「終於」忍不住要「發言」,很有「立場」,我也不敢說明白多少,總之讀後仍是覺得事件複雜得我難以明白應付。不過,他用了一個很形象化的典故來解說部分情況,我倒還可以有感。

說「殺君馬者道旁兒」,旁觀者不難理解和「接受」。我們常說,殷鑑不遠,實在不該歷史重演。當局者迷也好,「不信邪」也好,總之,就算有人「當頭棒喝」,當局者往往仍會重演恍惚相似的事件也即所謂的「歷史」。

道旁兒者,有點像「花生友」,就是在旁看熱鬧的人。單是看熱鬧倒還沒什麼,這個豎拇指,那個加把口 like 完又 like ,有意無意間稱讚不斷「當事人」,這就累事了。

「殺君馬者道旁兒」一語,出於《白虎通義》,意思是說,一人趕馬前行,馬跑得很快,道旁小兒(按:看熱鬧的人中當然也不乏大人,以『兒』稱之,不免斥其浮淺幼稚耳)歡踴喝采,最後這不知節制的馬夫就在那樣的鼓舞之下跑死了自己的愛馬。

能受得住花生友的冷嘲易,不為其喝采聲而迷失難。魯迅寫過一篇〈罵殺和捧殺〉,一時不知「殺君馬者道旁兒」深意,可以參考百度百科的「捧殺」條。簡而言之,就是「過分地誇獎或吹捧,使人驕傲自滿、停滯退步甚至導致墮落、失敗」。殺人和被殺於無形,有時真的是不知不覺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