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橋的「那些年」

網友在〈讀書小札〉中提到董橋2014年4月6日於《蘋果日報》發表的那篇〈小方〉文時,說「自從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大賣,許多人寫文章都愛『那些年、那些年』甚麼的,已成濫調。……不料今回董老仍是不能免俗。」可能有點「錯」怪了董橋。

看看時序,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於2011年上映,而九把刀的同名小說則最早於2006年出版,我印象中董橋更早以前就不時愛用「那些年」來想當年。我偷懶,不去查書,谷歌一下,就找到董橋有多篇文章使用這個用詞。2011年以後的是否更多,我不做統計了,但起碼2005年就有一篇〈敬悼啟功先生〉,首段即說「在台灣讀書那些年我在一位父执……」

2007年上載的〈錢鍾書的「隨遇而安」〉,首句也有「那些年」﹕「旅居英倫那些年我愛讀談藏書、談讀書甚至談書的書。」

要找,該還是有的。董橋在「我們一起追女孩」之前已不時「那些年、那些年」,就如他愛用「不得了」,根本不是「不能免俗」而是習慣而已。若某一天有某些原因「不得了」非因董橋而流行大紅起來,讀到董橋再用這幾字時,還望不要再「怪責」他有多「不得了」就好。

說起來,我倒是因為那齣沒看過的電影而寫了篇〈那些年的董橋〉,只因當時已知董橋也愛用「那些年」,而且比電影甚而小說更早就已採用,忍不住「從俗」。

「那些年」是否台灣「文人」的「一度」慣用語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