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起一位女子

記得名字,谷歌。果然出現一個又一個不是要找的人。好名字自然你愛用我愛用。不用逐一點擊,也知道不會找錯人。

她離開時,肯定沒有微博,但多的是這個名字的微博連結。一定不是。

加上與她認識者的名字,不單眉目,連她工作過的機構寫過的文章題目都一一出現。沒錯,是她了。只是都沒能讀到的文章內容。

認識但不熟悉。確實容貌已模糊,但細小的個子,的的色色,怎也忘不了。細膩而不矯情纖弱,談不上活力充沛,卻無疑是個爽朗的人。相信她只知我姓什麼但不知名,我們都以先生小姐稱呼對方;但我知道她姓甚名誰。

沒見幾年,偶然聽說她病了,病情似乎有點,唉,好不好說是「古怪」呢。問知情者,只說,病得不尋常,但不好說。只能說她已信佛。

沒能「追」問到更多具體實情,但有一句話很深刻,說是她今生要用最短的時間受最多的痛苦,好還人世的債。我當時想,真有這樣的情事理嗎。

忽然想起,原來已是十年前的事。找到這個「a moment 一殺那」網誌,有「願菊永芳」,內容赫然就是我多年前聽到的說法,而「唯一」的留言者,似乎也是故人來。無話可說,只好相信但願如此。

十年以來,塵世上,走了一個又一個。明天,可能就是我。

其實,這也不過是人生常態。

懷人1懷人2

廣告

10 thoughts on “忽然想起一位女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