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遠.那麼近

以前算是住在鬧市,倒也旺中帶靜,尤其仍有綠樹半繞花香偶遇,鳥語聲更時有所聞,本應是不錯的居處。可惜忽然有人終日吵吵鬧鬧,只好「忍痛」搬離。新居近海傍山,受得住春來大霧夜半呼呼風聲,倒也是另一番可以居的風貌。

說來也有趣,「鬧」市而近樹,有時鳥叫聲真是近得以為家中養了這種善歌那種愛唱的小鳥珍鳥。彷彿不停鳴叫以授粵語四聲為終生任務的斑鳩,咕古顧故在耳邊響起時,原來早已在窗前的冷氣機上,廝鳥獨憔悴般練習四聲九調。不時傳來尖銳的唧唧喳喳或嘰嘰喳喳,算什麼。

其實最難忘的還是「傻佬」。天未亮就叫,比司晨雞還要準時。殺報時的雞易,要「趕走」傻佬,你試試看。你是傻佬噪鵑,我是「人」間失眠漢;不止一止有人高聲學此鳥語,「傻佬傻佬」聲來聲往。我失眠,慣了無語,卻也失笑。一次又一次之後,倒覺有趣。搬到新居處大半年不聞「傻語」,以為從此會失落這種「傻」音,尤其不時回到舊住處附近,輕易就有「傻佬傻佬聲聲唱」在響起,如何能不失落。

幸好這幾天「傻佬」又來了;雖然有點像粵劇《帝女花》歌詞「飄渺間」的況味,到底知其沒有離我而去,雖不在左右,倒還在附近。其他隱約的鳥語,「不在梅邊在柳邊」,知是妄想,到底可以聽到啊。

有失,確也有得。坐在窗邊,不時「閃」來黑影,側望,原來是一隻兩隻黑鷹。當然不會「近在咫尺」,卻有「那麼近」的感覺。

鷹不是善類。不過,鷹不撲殺獵物時,似乎是「永不言倦」的飛鳥。仰望,已覺優遊;平視,更見其稚趣。有時看到似「飄飄然」,「稍駐目」,也有顫危危的時刻,原來是不得不「振翅」。聽說鷹離不開「捕」和「獵」的「宿命」,不捕不獵時,也不能像其他「依人」小鳥可以「閒」下來;喔,只好不斷「練」飛,飛飛飛。我畏高,卻要住在高樓,能「輕易」看到「平起平坐」的鷹飛,算是補償。

好,來到「說教訓」的總結段落了。

噢,今天弄傷了手腕,打字有點困難,這個「教訓」,自行領略好了。

廣告

2 thoughts on “這麼遠.那麼近

  1. 在這裡無論搬迁到那兒,雀鳥的種類変得怎樣的不同,有一点不會改変: 外出時偶會發現汽車上點綴著鳥糞. 清理还是不清理?
    不如學習駕駛,拿個駕照,每朝駕車. 要睡夠才好駕車. 這或會治癒失眠. 我是否患上妄想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