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說累,還是癐?

《漢語大字典》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1,頁367)

《廣州話普通話詞典》

《廣州話普通話詞典》,頁152

一直以來,用粵語說累,我會寫支力合在一起的「」,沒想到在《廣州話普通話詞典》竟找不到這個字。捨筆劃查拼音,竟是沒見過的「癐」字。這是我太想當然之「過」。

又來一次簡單的查字典之旅。《廣州話普通話詞典》(劉扳盛編著,香港﹕商務印書館,2008)大概是「跟隨」我愛用的《簡明香港方言詞典》(吳開斌著,花城出版社,1991)說法。不過,「癐」的部首是疒,也即所謂的「病字部」,主要解釋是「病重」,與「累」不可說毫無關係,只是略嫌誇張就是了。

《簡間香港言詞典》

《簡間香港方言詞典》,頁99

再說「」,與「」都音guì,但主要解釋是「力乏;極度疲勞」。不說別的,支力,不是超支,也是出了力,不難聯想到累。

從形音義去選,「」無論是古語今語普通話白話廣州話,真是捨「」其誰。

不想借此「撐」粵語之古雅而非有音冇字,但粵語確是保留了很多好東西;「東西」,哈哈,也不只是不好的「東西」而已。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1,頁2700)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1,頁2700)

廣告

29 thoughts on “如何說累,還是癐?

  1. 相信好多香港人都在腦力和勞力太「支力」, 病了, 故「病字部」的「癐」字用在那些情形會更貼切 😛

  2. ninie28﹕

    粵語真的有很多好,可以慢慢發掘。

    Henry Hee﹕

    這種古雅之辭,我恐怕難以應付。

    郢政有斧正、賜正之意;而「疊玉」能查到的詞語是「堆金疊玉」(韓愈《華山女》詩:「抽釵脫釧解環佩,堆金疊玉光青熒。」),形容財富極多。正之後再「疊玉」,不是有人誤用或亂用「典故」詞語,就是我學識有限,不明其深意。

  3. 荒言 :

    呵呵呵…看完閣下的解字,「」與「癐」, 我覺得「次序有先後,程度有淺深」

    另, 「癐」字實在很符合現在的港情, 識用的人可多D用 😛

  4. 呵呵呵…日常生活的確一個「」字就夠, 但知道了「癐」字後, 如果有人用這個字來說你的時候, 感覺應該不同吧? 😛

  5. angelaychung﹕

    要看「語境」;要是將這個字當粵語用,即只作累字解,就不會「另作他想」。也所以,還是用「」好,幾乎「萬無一失」。

  6. 引用通告: 「累到無力」也要「約定」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7. 荒言:

    「」字也是社會約定俗成了, 反而「癐」字沒多少人知道呢
    所以用前者也是理性的選擇

  8. zpdrmn chang ﹕

    「瘣」?真係有呢個字,《說文》﹕「瘣,病也。」雖然都解病,但似與癐無關。

    angelaychung﹕

    哈哈,我總算「有理性」了。

  9. 如根據眾多典籍的記載﹐㩻(从危从支)才是本字﹐本來解﨑嶇﹑不正也﹐會意字
    然後出現累這個引伸義﹐到了唐宋時期便出現派生字的攰(从支从力)和癐
    似乎兩個新造字的基本差異是﹐攰乃會意字﹐癐乃形聲字。

  10. 文少﹕

    最近才勤查一套「大」字典,始知很多字都有同這同那的情況,有些可能只是寫法略有不同,日久就自然「消失」;若說是字體變化或手抄時有異而致,似乎也可說得通。當然,這不過是我的猜想而已。另行造字自是更合理。

    • 嗯﹐你這說法讓我想起所謂的「簡體」「尔」字﹐其實它跟「尒」字同﹐是「你」的本字
      反而﹐「爾」字本來就是解窗格花纹﹐引伸義是「靡麗」﹐
      段玉裁指﹐「爾」和「汝」字後來成為文言的「你」﹐因為同音通假﹐「爾行而尒廢矣」
      由始可以睇出「你」是由「尔」字加「亻」的派生字。

      問題係點解「你」字彙讀nei5音﹐這就關係到一個語言學概念﹕「娘日歸泥說」
      簡單來講﹐﹐「爾」和「汝」字古代都係讀nei音
      所以同有「爾」做部首的彌字﹐都係讀nei音。
      結論﹕「尔」其實唔係「簡體」字﹐而係本字。

    • 既然你也是字典派(我已被彭大社長御封﹐笑)﹐我會建議你不要單看現代的字典
      字典內有些會載有原典﹐你有興趣可在網上搜搜看
      網上原典的scan版不少﹐有些字的甲骨文也有載﹐方便你做dig-in
      基本上我是從康熙字典查起﹐然後查說文﹐說文段注﹑廣韻﹑正韻這樣查
      台灣的教育部異體字字典也是好東西﹐每個字在各古籍的書影不少都有載。

      至於「你」是由「尔」字加「亻」的派生﹐「尔」不是爾字簡化而是通假﹐除段注外
      其他人也談過﹐例如石見田談到「彌」字的粵語讀音時﹐便曾經講過﹐也提及娘日歸泥
      http://online.savepropercantonese.com/article/hihhnf-236
      當然﹐石兄在「彌」字的讀音問題上是解得不夠透徹的﹐
      「彌」字以前讀「糜」音是因為此字古寫是「𢑀」(从弓从糜)﹐本來是形聲字
      「糜又與靡通」﹐爾意思上同靡﹐最後演變成「彌」(从弓从爾)﹐
      代表發聲的部首變了﹐但讀音記載沒變﹐再出現坊間有邊讀邊﹐讀成【尼】音﹐這是很正常的音變過程呢。

  11. 文少﹕

    用現代字典是貪方便,而且,好的字典確實做了不少好工夫。看原典當然重要,但原典限於時代即資料的缺乏,有些內容可能不準確甚而錯誤,需要更多考證。

    你的提議,不是敷衍地說,確是很好,能做,我希望盡量做到。

  12. 引用通告: 癐之外,竟還有更貼切的累字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