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既有音又有義

《廣州方言詞典》,頁334

《廣州方言詞典》,頁334

累1先不談何謂方言,否則難以說下去。

不是找到這本《廣州方言詞典》,也沒留意這套由李榮主編的《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讀這篇〈《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全六冊)內容簡介〉,算是對這部「堪稱煌煌巨著」有點認識。試摘錄一些或會令人對這部詞典萌生好感的資料﹕

《廣州話普通話詞典》(香港﹕商務印書館,2008),頁151

《廣州話普通話詞典》(香港﹕商務印書館,2008),頁151

經過八年的艱苦奮戰,由全國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的60多位專家學者參加編寫的《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本於1999年初全部出齊。……

第二部分是「引論」。「引論」內容共有八項。第一項介紹該方言點的歷史沿革、地理概況和人口構成等與方言變化密切相關的背景材料。第二項描寫該方言的語音系統,包括……。第三項說明方言的內部差別,包括……。有音有字者列出該字,有音無字者用一個圓圈表示,生僻字、方言字和圓圈都在表下加注釋,無音無字處空白。第五項說明該方言在語音、詞彙、語法方面的特點……

詞典的第三部分是詞典正文。……字形上,漢語方言詞典採用繁體字。這主要是普通話中已規範簡化的字形有限,而各地方言都有一些方言字、俗字和生僻字,這些字大都沒有規範的簡化字字形,如果採用簡化字,勢必比照普通話的簡化原則來自造簡化字,其結果是,字形雖然簡化了,但仍可能出現新的不便和麻煩。因此,比較簡便的解決辦法是仍然使用繁體字。此外,使用繁體字也便於文史工作者直接引用和打開海外市場。41部分地詞典都是用國際音標注音。這是由於經過幾千年的發展變化,各地的漢語方言差別很大,單就聲調而論,少的只有3個,多的有12個,中文拼音是專對北京話制定的,對大多數漢語方言不適用,而我們國家到現在還沒有為各地的漢語方言制定全國通用的中文拼音,因此只能用國際音標注音。

第四部分是詞典條目的義類索引。……索引目錄先把詞典條目分成天文、地理、……等三十大類,有的大類下面還分小類……

……《現代漢語詞典》的收詞範圍主要是全國通用的規範詞語,同時,也根據實際情況收一些方言詞和古語詞,以規範性為主,兼顧實用性;《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各分卷本主要收當地方言中比較地道的方言詞,也不排斥已進入當地方言的普通話詞語,以實用性為主,兼顧規範性。二,《現代漢語詞典》用中文拼音注音,社會通用性比較高,屬於通用型語文詞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本用國際音標注音,各分地詞典主要服務於所描寫的方言區,社會通用性比較低,屬於專用型語文詞書。三,從使用繁體字、用國際音標注音、本字不明者可以用方框代替等情況來看,《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的學術性比較強,對使用者的文化程度要求比較高。總的說來,這兩部詞典各有側重,不能相互替代。

……《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本在漢語方言語法研究中的重要作用。

第四,這部詞典的學術意義並不限於語言學。李榮先生在《分地方言詞典總序》中指出,「文史方面的學者,也可以取用其中的材料。」……
這些分地詞典還具有一些有價值的經濟資訊。前幾年, 「中華鱉精」在全國賣得比較火,但在一些地方卻打不開市場。原因不在於銷售人員無能,而是「鱉」字在這些地方是禁忌字,很難想像人們會去買一個說不出口的東西來作禮物送人。因此,這部大詞典還可以為商品的命名提供重要參考。工商從業人員在給產品命名時應儘量回避各地漢語中的禁忌字,避免意外的經濟損失。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2)頁3950

《漢語大字典》(四川辭書出版社,1992)頁3950

我認為這套詞典的最大特色是用繁體字排印。「這主要是普通話中已規範簡化的字形有限,而各地方言都有一些方言字、俗字和生僻字,這些字大都沒有規範的簡化字字形,如果採用簡化字,勢必比照普通話的簡化原則來自造簡化字,其結果是,字形雖然簡化了,但仍可能出現新的不便和麻煩。」正正就是用「事實」來說明簡化字的「不足之處」。

好,入正題。續上篇〈癐之外,竟還有更貼切的累字〉,談一下我剛找到的僅有分卷本《廣州方言詞典》。在〈引論〉中,既提到廣州方言的內部差別,也列出了廣州方言單字音表,共有十個,我仍看不明白,不多說。還有廣州方言的特點,分語音、詞彙和語法三方面來縷述,很有參考值。至於詞典中例句常用字注釋,例如唔、冇、係、呢、、仔、等,都是慣見的字,倒沒想過「恁」(《漢語大字典》的「恁」有一解為思念)竟是「諗」,「叻」女是【目歷】女,一【口舊】飯則是一〔上臼下米〕飯,一時仍未能接受。

正文中還有一些字詞,也不乏初次認識的,如慣將「蝦」作欺負解,本詞典卻用「謑」;按《漢語大字典》,謑有三個讀音,最接近「蝦蝦霸霸」音的,即解作「怒言」,似乎比有音無義的「蝦」更像本字。

還有「一仆一碌」,原來是「一仆一【走彔】;至於「滾水淥腳」是不是該用「滾水熝腳」,真是愈查愈亂。先冷靜一下再說。

左思右想,論音義最貼切的一個字是「」,拿來替廣州話「正字」,大可騙一天半天稿費。我們都習慣將「滾攪」、「滾水」和「滾友」都滾混在一起,卻原來果然有一個音義俱全的字,只是我們少見甚或不知道罷了。怪不得有人會說你「kwan」我呀,可能誤將「」音為「kwan」。

得好好「利用」一下這本詞典。

《廣州方言詞典》

《廣州方言詞典》,頁451

《漢語大字典》,頁

《漢語大字典》,頁3494

《廣州方言詞典》,頁

《廣州方言詞典》,頁16

《漢語大字典》,頁4007

《漢語大字典》,頁4007

《漢語大字典》,頁2229

《漢語大字典》,頁2229

《漢語大字詞》,頁3147

《漢語大字詞》,頁3147

《漢語大字典》,頁2291

《漢語大字典》,頁229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