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立二相

《六祖壇經.付囑品第十》主要記惠能臨終說法的內容。我其實很懷疑所謂得道高僧是否真能「預知」自己的死期,不是約略知道,而是準確日期。這個實在不好說,不如說說惠能的臨終說法過程和內容,最有趣莫如那種放心不下的諄諄告誡方式。

當故事看,惠能之慧,處處可見,有時更見其咄咄逼人之態。其實他確實「惠」,慈惠之惠;這最後一章,尤其見出其有預見之慧和體恤後人之惠。六祖之後沒有七祖八祖,不是沒有原因的。就《六祖壇經》所記,他所收弟子,甚至連同神秀的「臥底」得意弟子,說實在的,都再無一人可堪承傳衣。與其如此,不如不再傳「衣」;乾脆一枝眾花,各自好好傳法可也。

惠能一而再「提醒」各「得意」弟子如何在他死後不要悲傷並如何應答詰難時,那種依依不捨之情恐防弟子不知如何應對的長者慈愛之態,在在表露無遺。他「預知」死後有人要取他首級都「說破」了,只差在沒說如何「保護」他的肉身,以免「受責」。關於「詰問」,惠能最後只能道出「絕招」;但他的聰明才智,又有誰人能及呢。例如他能就沒讀過的經文,,先請詰難者先念出原文,這才一一回答。他就有這個能耐,過耳不忘一聽即能記住內容甚而一字一句,且能了解要旨並即時有自己的看法。真有這樣的能人嗎。我相信有。他能成六祖,不是神話。

更「厲害」的是,他數十年傳法過程中,卻沒有遇上這樣的人,所以他不再傳衣,只傳「不立文字不可言傳」的方法,甚而知道「方法」其實無效,只好傳「技巧」。以下這段話,就抄《金剛經.心經.壇經》(陳秋平、尚榮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10,頁212)的譯文,以見其概﹕

如果有人問你佛法的意義,問有就用無來對,問無就用有來對;問凡人就用聖人來對,問聖人就用凡人來對,在對立二相的因緣轉化中,持中道的本義。

像這樣一問一答,其餘的問題也全部按照這樣來作答,就不會失去中道意義。假如有人問什麼是暗?回答﹕光明是本源,黑暗是條件,光明消失則黑暗頓生。以光明來凸顯黑暗,以黑暗來凸顯光明,來去互為因果,成就中道意義。其餘的提問全部都是這樣解答。你們在以後的傳法過程中,依據這個相互轉告,相互教化指授,不要失去本門宗旨。

看《六祖壇經》,常常看到惠能諸如此類的回答,每多看似答了等於沒答,其實還有「下文」,下文才是精要,也只有他能答得出。精要也好,不好聽是「伎倆」也好,我至今真的未能完全明白,遑論「參透」。若生於他那個時代,「有幸」聽到他說法,甚而成為他的弟子,一定不可能成為往後傳授頓法之人。

「直與曲對,實與虛對」,我有如讀《聲律啟蒙》,「黑對白,春對秋」,卻不是佛經。

要我學佛,真是「儒子不可教也」。

二道

廣告

8 thoughts on “對立二相

  1. 惠能, 此名他當之無愧. 可惜, 芸芸弟子, 竟無人能傳衣缽? 是真的沒有? 還是怕又(師)兄弟鬩牆, 禍起「僧」牆?

  2. angelaychung﹕

    我說的可以承受依的「標準」,當然有點高,但證諸《壇經》所載,最好的似乎也不外如是。此所以惠能死前仍多番放心不下,處處想方設法教授方法;可惜方法可以教,人的智慧是天生的,沒得教。

    實物衣不再傳下去,當然可免互爭互鬥。

  3. 又或者不希望弟子受他的盛名所累, 受傳衣缽後疲於應對來「踩場」.
    他本人太聰明了, 要超越他是難, 但在眾多弟子中, 若有心找個人來傳衣缽, 相信還是可以的.
    故認為, 不傳, 應是另有原因. 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