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咁聲

牙醫問﹕痛了多久;答曰﹕總有十多天了。我問﹕你離開那間診所多久了;牙醫答﹕少說也五年了。

牙醫離開那間診所前,總有好一段日子沒再「幫襯」;沒想到「忽然」離開,說是再進修。

能保住五年多不再有牙痛,也算是過了一陣子安樂日子。當然,那期間,牙沒問題,卻有其他身心問題。痛,苦,一再出現,是我的必然;早已不敢說是人生的必然。

其實,我也知道她「仔都生埋」。「兩歲多了。」沒正式上學,也有上一些什麼什麼班。

轉到另一間診所,自然要再「查家宅」;那些不相關的對答,是我忍不住的「閒話家常」。難得她也一一回答。

躺到那張像椅又像床的座位上,就是不少人的喪膽忘魂處。我「習慣」了。先再來一些統計和初步檢查紀錄。邊說邊記錄。說的是牙醫,記錄的是助護。我只「負責」張開口。

有一點不同,我戴上了「墨超」黑眼鏡,就是直直「眼對」那盞手術台上的強光燈,也可亮不刺眼。

真是歲月如流,這就五年多了。就來一次清洗大典,也可順便檢查每顆牙的狀況。

結果是,不止一隻牙蛀壞了。痛得最厲害的兩隻,其中一隻沒蛀牙問題,另一隻確實蛀得嚴重,但不宜脫掉,因為要支持旁邊的假牙,最好還是補了再杜牙根。

要打止痛針。兩處。這裡好一點,那裡會有點痛。

我本來是「見縫插針」才有這個檔期的,總算是縮短牙痛的時間。洗了牙,牙醫說,整體而言,牙保養得不太差。但照了 X 光之後,那隻嚴重的壞牙,補了之後,先杜一次牙根,但牙中的一條牙根塞了,要通。剛有一位預約的取消了,如果我沒其他事,可以繼續做下去。

於是又展開了另一次治牙之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