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的「月」

去年寫了一篇〈月如〉,提到豐子愷的漫畫所畫彎月原來都錯了方向。當時還不大在意什麼「新月」「殘月」之別,只認為畫意比「事實」更重要。最近在《咬文嚼字》2013年合訂本讀到一篇〈畫家畫錯了彎月〉,「細味」其間分別之餘,卻另有「發現」,可再說一下。

《咬文嚼字》2013年4月1 出版的那篇文如下(可點擊放大)﹕

月1重點在那幾句﹕

……漫畫家豐子愷先生,卻把「曉風殘月」的「殘月」,畫成「新月」了——前邊這幅刊載於2012年11月25日《新民晚報》B5版。自然,先生早已作古,畫也不必改,讓它仍舊好了,不過,錯還是要指出的,不然會誤了今天的青年。豐老的女兒借題記說﹕「那一月亮就說明是晚上幹活」,但「畫題『曉風殘月』四字表明他們是在清晨幹活」,農人「多辛苦啊」!豐女士自然看出了其父畫中的月亮不對勁。(頁4-26)

之引起我興趣,是我對這幅畫頗陌生,於是試在最近買回來的影印版豐子愷畫集中找尋,果然找到,比對一下,卻另有發現。不如再引上文一段話﹕

有趣的是,豐先生另一幅名作,《豐子愷漫畫全集》第 8 冊第 9 頁,題的詞是「人散後,一新月如水」,凸弧應該向右,他卻畫成向左。可見,畫家是知道新月與殘月方向相反的,但恰恰記錯了兩者究竟凸在左面還是右面。」(頁4-27)

此言差矣。因為豐子愷所畫的彎月,凸弧方向其實都「始終如一」,不管新月殘月,都是凸向左的。一句話,這幅在《新民晚報》刊載的「曉風殘月」其實不是豐子愷手筆,將彎月的凸弧向右,是故意為之;錯沒有錯著。

不如先看豐子愷的原畫﹕

月3再比對《新民晚報》刊載的那幅﹕

月2不說水中有沒有禾央,看看那柳樹,樹榦就不一樣,連垂下的柳枝都有別。不過,最能看出其間的「分別」,還是那個「月」字。豐子愷無論畫圓月彎月,題詞寫楷書行書還是草書,「月」中那兩兩畫,都清楚分明,一畫是一畫,不會連在一起的。下面再選幾幅,細看即知其間分別。畫意,有時真的不用太執著的,「弄真」反而露假。

月4月5月6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