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男子善女人

馬家輝愛用「善男子善女子」,谷歌一下,即可找到不少例子;有一篇更乾脆以〈快樂的善男子善女子〉為題,第一句即讓人知道此詞來自佛經。不過,一般通行的說法,用字原來有點不同。

馬家輝在〈快樂的善男子善女子〉開筆即「盡用」佛教語,說﹕「如夢幻泡影的原來非止於金錢遊戲而更有怨恨愁苦。」「夢幻泡影」更替《金剛經》點了睛。「善男子善女人」在《金剛經》中不時出現,但用字其實與馬家輝略有不同。一樣的是善男子,不同的是「善女人」,卻不是「善女子」。《金剛經》最先出現這組用詞的在這一段﹕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是女子還是女人,其實沒有分別。不過是譯文而已。據考據,《金剛經》「最初由姚秦天竺三藏鳩摩羅什於弘始四年(402)所譯。以後相續出現了五個不同的譯本。……眾多譯本中,以後秦鳩摩羅什譯本流傳最廣。」(《金剛經.心經.壇經》,陳秋平、尚榮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10,頁6-7)可以說,現在通行的《金剛經》仍以鳩摩羅什的譯本最為通行。也就是說,「善男子善女人」是「標準用詞」。馬家輝中學讀的是佛教學校,沒讀過整本《金剛經》該也讀過「精要」,他不時「活用」佛經尤其《金剛經》,不難看出「淵源」。不過,記憶或有誤差而已。

問我,「善男子善女子」好還是「善男子善女人」好,以對稱而言,馬家輝的用法既好也較易為人接受;但論「優美」,「善男子善女人」才是我的首選。

只要想想「善男」「信女」,即不難明白為何不譯作「信男」「善女」的巧妙。今時今日看來,「女人」可能不夠文雅,更或有點粵語化般「粗俗」,其實用男子女人二詞更輕易看出分別。老實說,(熟)讀此等佛經中譯經典,跟(熟)讀(傳統和合本)中譯《聖經》,大可學好中文。就如有人說,熟讀英譯《聖經》學英文也很有效,我同樣深信不疑。

善男善女1善男善女2善男善女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