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來

讀經學中文,不是我胡說的。我認識的人中,中文寫得不錯而達流麗者,好些都說是靠讀佛經或《聖經》而致的。當然,要學好語文,常閱讀,勤寫作,該是不可少的基本功,更何況「經」之經,總有非凡之處,能在其中穿梭浸潤再領會吸收,能學好語文,自不待言。

《金剛經》有四句偈,沒讀過此經的,也可能聽過,說是「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不明白深意,大概也會感受到文字的簡練優美。其實,成語「恆河沙數」也出自此經。說起來,這個非出自土生土長更非中土之民手筆的中譯本,在後秦(公元402年)時代完成,可謂久遠,文字竟可平易淺白得有如明清時代的語體文,可以想像「古代」口語跟現代的分別不太大。老實說,許多年前我早有意多讀一些經典中文原文,可一直怕自己的古文程度不濟,又沒有簡便的參考書,只好「借故」拖延。近年內地陸逐出版了不少經典譯註本,既便宜又有份量,正中下懷,於是一口氣將四書五經等瀏覽了一遍,算是嘗了多年的心願。最近還斷斷續續重溫了《六祖壇經》和《心經》,再看了一遍《金剛經》,更覺快意。

《六祖壇經》蘊含故事,讀來固然趣味盎然。《心經》雖短,看似最易讀完,卻濃縮得不易消化,幸好之前已讀過好幾本相關的書,可以快速略過。倒是《金剛經》令我有意外驚喜。文字淺白固然是最引人之處。原來佛陀當年是如此說法的,經文並不長,且好像有點重複累贅,但反覆對話間,好多道理就由佛陀的解說慢慢滲透出來。

「此經主要通過非此非彼有無雙遣的重重否定,指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虛幻不實的,要成就無上智覺,就得破除一切執著,掃除一切法相。」譯著者之一陳秋平在簡介《金剛經》時如是說。(見《金剛經.心經.壇經》,陳秋平、尚榮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10,頁7)當然,我不會強求自己可以明白經文的深意,但此經所用的「重重否定」方式,卻是令人著迷的解說詞。下面試引兩段有關「我」和「如來」的對答。原文雖不太艱深,也附注釋和譯文,以便了解文意,也可見此注譯本非輕率之作。

「須菩提,如來說有我者,即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為有我。須菩提,凡夫者,如來說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注釋】我﹕通常佛教中所說的「我」,大抵可分為實我、假我、真我三類。有常、一、主、宰等義之實在我體,稱為實我,乃凡夫所迷妄執情的我。假我為真我的對稱。以佛教的立場而言,所謂「我」者,實際上並無「我」之存在,僅由五蘊和合所成之身,假名為我而已,故稱假我。真我意指真實之我,就是諸法平等的真性,不但諸佛已依此得到了歸趣,即一切眾生也是依此為最後的歸趣,所謂「真我與佛無差別,一切有情所歸趣」。

【譯文】「須菩提,我雖口稱有我,實際上並不是真實的我,但是凡夫卻以為有一個真實的我。須菩提,所謂的凡夫,如來說他並不是真實的凡夫,只是假名凡夫而已。」(頁50)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來,若去,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如來者,無所來,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譯文】佛說﹕「須菩提,如果有人說,如來也是有來、有去、有坐、有臥等相,這個人就是沒有透切我所說的佛法義旨。為什麼呢?所謂如來,實在是無所來處,也無所去處,所以才稱如來。」(頁5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