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物價飛漲

採自民國卅四年十二月初版、民國三十六年(1947年)二月三版的《民間相》,是書每冊定價國幣九角。

採自民國卅四年十二月初版、民國三十六年(1947年)二月三版的《民間相》,是書每冊定價國幣九角。

海豚出版社推出的《影印版豐子愷漫畫集》共 32 種,據網上資料可能只出版 26 種。今年書展我以特低價購得 6 種,連同另外 6 種豐子愷叢書,收穫算是豐富。尤其是這套《漫畫集》,原裝影印,保留原版的味道,更可看到出版年間的書價,可以如實反映當時的物價,是難得的資料,比讀史書那一串串數字更具體而微且有感染力。

郭廷以在其現代中國史綱》第十八章「八年抗日戰爭」中,就特別用了一小節篇幅寫「嚴重的物價問題」,以下羅列的數字怎說都夠嚇人﹕

……自改革幣制後,實際上通貨已經膨脹,至是更甚。一九三七年,法幣發行額為十六億元,一九三八年約增加一倍,物價上漲百分之六十四。一九三九年的發行額約為三 倍半,物價上漲略同。一九四○年的發行額約為五倍半,物價上漲十二倍。一九四一年的發行額約為十倍,物價上漲二十七倍。一九四二年的發行額約為二十一倍, 物價上漲約七十七倍。一九四三年的發行額為四十七倍,物價上漲約二百倍。一九四四年的發行額約為一百八十倍,物價上漲約二千一百倍。物價上漲,政府支出增 大,通貨跟著膨脹;物價上漲常高過通貨二倍、三倍。……

物價不停的上漲,通貨無止境的膨脹,獲利的為極少數,受害的為大多數,而以受薪階級為最甚。薪津雖已提高,距離物價上漲的比例極遠,實際所得不及物價數十分 之一。以一九四四年為例,下級軍官月餉約當戰前貨幣一元二角至三元,士兵月餉約當戰前貨幣數角,連同實物計算,只合戰前所得的五十分之一至三十分之一。大 學教授月薪不及戰前法幣十七八元,連同實物計算,約合戰前所得二十分之一。學生有公費或貸金及糧食,不敷一日三餐之需。返視當權有勢者的所作所為,及政治 社會的種種不合理現象,官兵與知識份子的抗戰意志縱仍不移,而怨尤之情,究不能免。中共的詆毀,美國的抨擊,自亦有影響。一九四四年,戰場上一再敗潰的原 因,大可於此求之。

但我始終覺得這些數字就是數字,有點抽象;但看到那些年書價的起跌,就不期然想到那期間的日子確實難過。

由一本書不過九角或一圓二角,加至五圓六圓,不過是三兩年間的事。但薪水呢,升幅有限甚而沒有增加,如何過活,已自不易,更談不上生活質素這種可能涉及生理上的「高調」。莫謂民生不重要。

由幾圓再變成幾百圓,對,是幾百圓。百倍千倍,就是這個啊。回想起好多年前讀三四十年代的「時」文,除了有「嘩!咁都得!!」的即時而又即逝的感覺外,似再無太大實質感觸。

民不聊生?切膚之痛?同理心?

隔代,隔境,隔族,很多隔,根本就是「溝」。曾幾何時,有「代溝」熱議,其實人與人之間,就永遠有「溝」相隔,也即永難「互諒」「互讓」「共融」什麼的,不互相殘殺已是萬幸了。

以史為鑒?汲取歷史教訓?不要重蹈覆轍?

咪講笑啦,明知,各自利益為重,加上時勢使然,例如你可以壓住通脹這回事嗎?

過後,或會回復「原狀」;書,又可以用一圓或幾角買到了。可惜能有幾人真的可以「預知」未來;反正「猜對沒獎」,估錯也不會受罰。就算「賞罰分明」,看到也未必享到,遑論「身後事」。

歷史,永遠只能是歷史,不要受「以史為鑒」所惑,以為可以因而改變現狀。

太多人相信「時勢造英雄」尤其「英雄」造時勢了。

(註﹕民國廿四年即 1935 年。餘類推。某個年份某些書為什麼不標價錢呢,也值得「思考」。)

物價1物價2物價3物價4物價6物價7物價8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