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檻.門槧.門杉

圖片來源﹕http://baike.baidu.com/subview/417885/8062981.htm?fr=aladdin

門限為穿(圖片來源﹕http://baike.baidu.com/subview/417885/8062981.htm?fr=aladdin)

曾志豪這篇〈一眼就知是香人〉,寫得頗有趣。寓意不想多談,只就其中一個字的讀音和用字,試補充幾句。

《中華新字典》,頁336

《中華新字典》,頁336

曾志豪說﹕

某些字,廣州音和廣東話完全不同,譬如「門檻」,香港人讀「門纜」,廣州人卻讀「門杉」。對,出閘門檻高得像政府總部的圍欄,非常「杉手」。

先不談他是怎樣區分廣州音和廣東話這兩個慣用詞語。他說香港人將「門檻」讀「門」,廣州人卻讀「門杉」。這個說法有點含混。

《商務新字典》,頁337

《商務新字典》,頁337

首先,根據《中華新字典》和《商務新字典》,「檻」有兩個粵音,作欄杆欄板和柵欄解的「檻」讀作 ham5〔函或咸低上〕;至於門檻或作門坎即門限解的「檻」,則讀作 lam6〔艦〕。按「常理」,廣州人也該像香港人一樣,將「門檻」讀「門」。曾志豪既然是在廣州現場聽到有人讀「門杉」,應該不是「老作」,而且也沒有這個必要。只不知他是看到實物時聽廣州人讀「門杉」,還是提起香港近期的什麼「門檻過高」,於是你有你讀我有我讀。不過,經他這麼一說,我倒記起早已忘記了小時候常常說「門杉」這個用詞了。

《廣州》

《廣州話、客家話、潮汕話與普通通話對照詞典》,頁211

我算是香港土生土長客家人,小時候不時會跟老一輩人混說一些客家話而不自知,既然有此思疑,不免會翻查一下《廣州話、客家話、潮汕話與普通話對照詞典》(歐陽覺亞、饒秉才、周耀文、周無忌編著,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6),果然找到客家話連用字也會不同,「門檻」竟是「戶檻」,讀音是 fu1qiam1。我不敢肯定 qiam1 是否就是粵語「杉」音的來由。查「香港本土語音協會」的「發音字典」,「」的客家音也有二讀,一為 kam3,另一為 kiam1,似乎與「杉」音無關。

《廣州方言詞典》,頁

《廣州方言詞典》,頁352

於是再試著找《廣州方言詞典》(李榮主編,江蘇教育出版社,2000),才有新發現。原來廣州話並不用「門檻」而用「門槧」,讀音是 mun ts’am,大概就是「門杉」一音的由來了。查網上《粵語詞典》,也有「門檻」一詞,標的讀音就是 mun4 caam5。當然,按《粵音韻彙》,「槧」的粵音該是cim3( 僭);但粵語經常有破讀這回事,將「門僭」讀成「門杉」,是順理成章的事。

所以,與其說香港人與廣州人就「門檻」一詞各有讀音,不如說香港人不知粵語有「門槧」的寫法。我甚至敢說,很多年輕的香港人,連「門槧」是什麼也不知道。這就是歷史和文化隔閡。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說起來,「門檻」和「門槧」的用法還該是有分別的。「門槧」只能指實物即門下所設的橫木,不像「門檻」可有多種比喻,如界限、關口等的多重解釋。

門檻9-001門檻1門檻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