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水草

鹹水草回想小時候跟母親到街市,最常見的是鹹水草。不誇張,連買一兩塊豆腐都用鹹水草縛住提著拿走的;買鮮魚更不用說了。

香港逐漸「進化」成先進大都市,用舊報紙包著再用鹹水草縛著魚菜的情狀也「同步」慢慢淡出了。沒想到的,說是「淡出」,其實沒有消失。

老實說,我一直以這樣一根乾乾的草繩是禾桿,卻原來是另一類植物,因為要種在鹹淡水交界的地方,因而得名。最有趣的是,維基百科所用條目不是鹹水草,而是,哈哈,短葉茳芏,內文才說「俗稱鹹水草」。茳芏,不要說之前不知有這個名稱,就連這兩個字也是初見。《中華新字典》音作「江杜」,說是「多年生草本植物,莖呈三棱形,葉子細長,開綠褐色小花,莖可編席。」至於百度百科,則以「莞草」為目,內文同樣簡單,內容到底不大一樣,例如說可以製作多種工藝,該是中國「特產」。不嫌煩,看看百度圖片,就有不少「實物」可見。

香港再無鹹水草縛吊住一兩斤青菜的「盛況」,也不難一年一度看到以水草紮和縛大閘蟹的「壯觀」場面啊。最「難以想像」的,原來這些即用即棄「毫不值錢」的水草,還是草帽、草席、草繩甚而是時髦手袋的原材料。

幾粒酸梅,放在毫不環保的小膠袋內,卻用一根十分環保的鹹水草紮好,拿在手上,真有種超現實的感覺。

蒸排骨放進如此用鹹水草吊回來的酸梅,確別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廣告

2 thoughts on “鹹水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