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

我再一次說,香港今次學運,很多形影與八九六四有相似之處。我必須強調的是,不要硬碰,不要無謂「犧牲」,有任何損傷都不值得。我十多歲已給人老人精的感覺,六四事件全程已是太瞻前顧後而顯得「老於人情世故」,現在更不可能不「老」得更怕見可以避免的損傷。

還爭論政府的強硬手段有多錯,梁振英如何「不是人」,無謂;這一仗,最傻的人都知政府錯得「街知巷聞」,更成天下「笑柄」。然後呢,不過數日之間,「忽然」受到「反佔領」者的暴力對待,於是責罵警方對施暴者「放軟手腳」,不全力「執法」;更說是縱容甚而是「收買」這些人來「搗亂」。真是昏了頭。

不要忘記,佔領行動根本就是犯法行為,就算辯稱為「公民抗命」,始終是非法的;論理,早已立於「必敗之地」。影響「民生」,短時間得到體諒容忍,不難。但到底關乎利害啊,口頭道歉當不了飯吃,針拮到肉「受害」者要顧及「眼前」本不該受損的利益,你能說是錯,不該取回嗎?

你敢說佔領金鐘佔領旺角這些地方對「民生」沒多大影響嗎?反佔領者,不說有沒有真正受害者「敢於」站出來雜在其中反對或「反抗」,單是已出現的暴力行為,擺明是犯法,你說警方沒「公正」執法,實是「大忌」。若真要嚴正執法,「和平佔領者」早該在正常的執法下被「處置」了。自己犯法要警方遠離不要管,一旦受侵害就要求警方即時出現並阻止另一批因「阻止」你繼續犯法而施暴的人,不是有點可笑嗎?這個「道理」還用多說嗎?

不要再在這些地方執拗了。現在最要緊的,是不要硬碰,避免受到任何身體上的傷害,「全身而退」,保留實力。按一般的解釋,「群龍無首」,其實不是好事。就聽「某些人」的話,先退到大致可保人身安全的地方。日子真的很長,這一仗,開始已深獲不少香港的心,更贏得「天下」的關注和讚譽,其實早已不是小勝。出現「危機」,退忍一下,不是無功而退,更非白費了力氣。

全軍退回家,再從長計議,該是不可能的事,但起碼自保之餘,也不要自行關上對話即溝通之門。「從俗」,再說「正史重演」。歷史之所以重演,一個原因是,明知有雷同的地方,總會認為時代不同,「主事者」即我不同,我更「有腦」,不會再犯那些錯,自可另創一番新天地。我不時強調,歷史不會重演,就是總有人認為時代不同人也不同,有了歷史教訓,定可避免重蹈覆轍。其實,不犯相同的錯,卻往往會不自覺地掉進另一個不該犯掉的深淵中,可能同樣萬劫不復。不會歷史重演,但形影相似啊。

現在,該稍停下來,不要拘泥於那些「傳聞」,大罵特罵,想想再對話的效果。

溝通,過程可能漫長,更可能最終毫無成果,給人枉費時間的感覺。但一次又一次的對話,禾必沒有轉彎餘地,無疑可有更多思考的時間。「都三十年了」,「忍夠了」。想想,這段期間,真是毫無改進嗎?

若連一直努力過的人都輕視,可有反思,自己為何不可一戰而令香港「變天」呢。都親身經歷過了,不是你說要什麼就可以成就什麼的。這次「運動」,誰敢說之前已料到有這個「舉世讚譽」的成果呢。

以下試將一些可能影響溝通效能的因素列下。多年前在商業溝通課程中讀到這些因素時,覺得西方學者真會「做」學問,有點輕視。近日在心理學書重溫,不能不歎服這些看似顯淺的學問果然有理。此時此刻的香港,「有幸」要面對「溝通」問題,可以細味一下。(《心理學十五講》(黃希庭、鄭涌著,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頁251。)

(1) 信息的真實性和個人動機是影響溝通效果的決定性因素。缺乏實事求是的態度會造成意見溝通的障礙。對個人利害相關的事比無關痛癢的事要容易溝通。

(2) 傳遞的信息和個人隸屬團體和參照團體的價值觀相一致,溝通效果高,相反,會造成竟見溝通中的障礙。

(3) 意見的內容影響溝通效果。有前因後果的比孤立事件要容易溝通。一般人的特點是對人的問題有興趣,其次是事,再其次是理論,因而也影響溝通的效果。

(4) 意見溝通往往欲速則不達,重複有助於溝通效果。

(5) 詞簡言賅,生動誠懇的語態有助於增強溝通的生動性和說服力。

(6) 希望改變他人的態度時,口頭言語溝通比書面言語溝通更為有效。

(7) 溝通很難在短時間內改變一個人內心根深蒂固的態度和信念,長期溝通可能有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