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期望「佔領行動」有傷亡

本來題目想用「流血」而不是「傷亡」,但十多天以來,確實不單有人流過淚,更「血流披面」,用「流血」已不足以說明我的憂慮。

罵我危言聳聽,我不會反駁;若最終「和平收場」,我錯得離晒大譜,尤其會歡喜若狂。

最近,因為佔領行動,我的一份工作暫時「被佔領」了,一個「難得」的約會也要改期。我可以肯定地說﹕「小意思而已。」我最關心的,無非是「安危」問題。我不贊成佔領行動,但任何傷害佔領行動者的「行為」,我都反對,不是不贊成,而是絕對反對。

由我就看到的一些「報道」,實在難免擔心或胡思亂想,我已覺得,是覺得,未必只是純直覺,而是有蛛絲馬跡令我不得不如是想,早已有人「期望」這次佔領行動有傷亡事件,更可能是「愈多愈好」。

按心理學的說法,「期望是主觀上希望發生某一事件的心理狀態,是一種與將來有關的動機。期望的結果就是意志行動所要達到的目的。由於期望的結果會帶來需要的滿足和情緒上的好感,因而促使人產生要達到目的的動機,」(《心理學十五講》,黃希庭、鄭涌著,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頁296。)

最「恐怖」的是,朝野都有。政府有所謂「鷹派」,聽說還有所謂的「鴿派」抗衡「頂住」,不要「強硬」對付佔領者。這已是通天的「秘密」。

其實也令我擔心的是,沒有人想過或想過甚而已知曉卻不敢說的民間或更確切地說是佔領行動幕前幕後的「鷹派」。這「派」人可能也有自己「視死如歸」者,更可能只是「大義凜然」推別人去傷去死,務求「運動」更有感染力更得「民心」甚而「天下心」,於是「成仁」之前永不言「和平撤離」。

在「朝」有人要「傷亡」,在「野」有人要「見血」,「此消彼長」,總之就是不「容許」先和平收場再慢慢談判,總有一方「有動作」,和平談判云乎哉。

香港當然不可能出現八九六四坦克車將人壓平的境況,但催淚彈還嫌不夠催人淚下嗎。

廣告

6 thoughts on “有人期望「佔領行動」有傷亡

  1. 近來聽到一則故事,話說有一個人的父親得了重病,大夫看後,說這病以入膏盲,藥石無靈,或許割股療親還能孝感上蒼。那人聽罷,馬上把弟弟拉來,起刀便割。

    弟大驚,狂掙扎!

    這人按著弟弟說,割股療親,天下美事!

    後記家暴對話檔案:

    兄: 老豆唔掂 啦,其他方法都試過啦,無用架。得割股未試過咋。唔通你想老豆死?
    弟: 我唔信呢D迷信野,割左都無用。你要割割自己。
    兄: 我無話唔割自己,但點都要割埋你。割我一個無用架。
    弟: 如果有用你割你自己都可以感動上天。你唔好迫我啦。我怕痛,會死人架一個唔小心。老豆都唔會想我咁樣醫佢。救人都唔係靠殺人救。
    兄: 你無人性架,全世界都講孝道,你咁不孝你唔係人。我點都要割你架啦。
    弟: 救命呀~~~~~

    最後細佬死左。
    老豆都死左。
    大佬割完股跛左無死到,去左坐監。

    share with you

  2. 引用通告: 無知與自以為是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