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機與喚醒

人們追求許多目標,是因為達到那些目標會讓人愉快;人們避免許多活動,是因為那些活動使人感到痛苦。通常,成功伴隨著愉快的情緒,失敗伴隨著不愉快的情緒。由此可見,人類活動與情緒是不可分的。

以上一段話抄自《心理學十五講》第十講動機與情緒之第三節「情緒與體驗」(黃希庭、鄭涌著,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頁279。)這節談到「動機與喚醒」,可以看出日常生活中有些「常見」的情況,了解之後,或可減少不必要的「浪費」和「恐慌」,其中的「耶克斯 – 道德森定律」(Yerkes-Dodson law)尤其有參考價值。以下試節錄其中主要內容,學而時習之,或會有益身心。

喚醒是指身體和神經系統被激活。喚醒理論認為,不同活動需要不同的適度喚醒水平﹕人在情緒激動或慌亂狀態下喚醒水平較高,在日常活動中保持在中等水平,睡眠中很低,死時為零。人在喚醒水平太高或太低時都會感到不舒服,如感到乏味、害怕、焦慮或慌亂。前面講到的好奇動機可以理解為在喚醒水平太低時,一種提高喚醒水平的嘗試。人們為了保持適度的喚醒水平,會經常變換自己的活動,如像聽音樂、聚會、運動、談話和睡眠等活動,以避免過度單調或過度刺激。

人體的喚醒水平具有周期性變化的特徵,這是由「生物鐘」所控制的每 24 小時完成一次的循環。人的體溫、血壓、尿量和氨基酸水平在一天中發生著很大的變化,同時,肝、腎和內分泌腺的活動也受到生物節律的影響。人體內部的許多活動都會在一天的某個時候達到高峰。腎上腺素具有激活作用,在生物節律循環的高峰期,人體腎上腺素的分泌量為平時的 3 ~ 4 倍,此時也是我們精力最旺盛、反應最敏捷的階段。人的基礎體溫也可以反映個體的生物節律。大多數人體溫的最低點在起床前 2—3小時,大約是凌晨 4 點鐘。三里島和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的事故都是在這一時間段發生的,反映出人體活動水平與操作失誤之間可能的聯繫。人的睡眠與覺醒模式是由人體的生物節律調節的,當人們跨時區旅行、倒班、出現抑鬱或疾病的時候,就會造成人體基礎節律與平時睡眠模式之間的不協調,使體內平衡受到破壞。人的活動特點也會因生物節律不同而不同,我們大部分人都是白天精神好,但也有一些人是夜裡精神好,這是由於兩類人的生物節律循理達到高峰的時間不同。……

一般而言,人在中等喚醒水平狀態下表現最好。考試時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你的喚醒水平太低,感到困倦或提不起精神,你很難考得好;如果你過於焦慮,喚醒水平太高,水平也很難正常發揮出來。……有些任務在高喚醒水平下操作最好,有些則需要較為平和的喚醒水平,還有的任務在喚醒水平較低時能達到最高績效。決定最佳喚醒水平的關鍵是作業難度。越是困難或複雜的工作,成功完成它的喚醒水平越是位於連續體的較低的一端;越是簡單的工作,最佳喚醒水平也越是提高。這一關係很早就在動物實驗中發現了,被稱為耶克斯 – 道德森定律(Yerkes & Dodson, 1908)。

總之,情緒的一個重要功能是激勵你前進,促使你向著目標邁進,不過你不能讓自己的情緒過於強烈,那樣反而會降低你的工作績效;對於不同的任務,你應該可以有意識地對自己的喚醒水平加以調整。(頁279 – 80)

關於這個定律或法則,據這個網上資料說,「儘管已有研究表明,耶斯基 – 道德森定律表明的這種相關性是確實存在的(如Broadhurst, 1959; Duffy, 1962; Anderson, 1988),但是對於這種相關產生的原因卻還沒有被完全發現(Anderson, Revelle, & Lynch, 1989)。 」還說,「儘管有一些證據不支持這個定律,但總體上來說它還是被普遍認同和推崇的。」我的經驗,屢試不爽的一點是,有時遇上總也解決不了的難題,就走開一陣,到廁所洗一下臉,或去斟一杯水,甚而跟人閒聊幾句,回來每能迎刃而解。這也該是情緒影響績效的一種明顯例子。

情緒變化,有時會大起大落,誰沒試過,情緒是否可以調節和控制,下次再抄錄一些相關內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