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與自以為是

網友 Cat 在〈有人期望「佔領行動」有人傷亡〉留言「分享」了一則聽來的故事。心照不宣,我只簡單回覆了一句話。原來她也將同一故事留在另一網誌,還引來另一則有關香港佔領運動的「寓言」故事。若非「知道」阿 Cat 不是「別有用心」之人,或會誤會又是一名「五毛」。

這篇〈兩個故事說佔領〉原汁原味引述了阿 Cat 所留的故事,這裡不重抄了。「魚之樂」作者在網文結尾簡略比對了兩個故事﹕

這故事沒有笑點,也不夠戲劇化,可以說不及 cat 的故事「精彩」,但對我來說,卻更真實感人。

「魚之樂」作者另說的故事明顯是「衝著」Cat 的故事而說,也即對佔領行動有不同的看法。都說兩兄弟,「魚之樂」的打井故事,「行動的是年青有衝勁的弟弟,反對行動的是已人到中年的哥哥」,因為家業中的重要「命脈」是井,「井水慢慢地越來越混濁,異味也越来越重了」,「弟弟認為這口井的水遲早不能飲用,農田牲口亦會受影響,到時便不能繼續在這裏住了,他們的經濟條件亦會隨之變壞。哥哥卻認為井水的情況未必會惡化,既然現在仍可飲用,就不必過於擔心,況且打井不是易事,就算有新井,井水也未必清澈沒異味。」弟弟非要開一口新井不可,坐言起行,弄得祖屋周圍一團糟,卻堅持嘗試。他知道對哥哥帶來不便,更道了歉,哥哥卻不體諒,遂感委屈。

故事中的「井」是重點。稍有常識者都知道,井水其實就是地下水。地下水有如地上河,井「打中」地下河水,水源不斷,井水自也不斷。一小片土地上(當然說的不是方圓百畝甚而千畝之地,否則二人也耕耘不來),就算挖出多個井來,大概也是是同一水源。這個水井乾枯了,附近能打出有水的井來,可能性不會太大。同一道理,就算在附近打出一口有水的井,水源相信會相同,很可能都是會臭濁。打井的簡單原理可以參考這個,也即「把井打到地下水道上,利用地下水」;更詳細的描述,以及為了減少蒸發而在一地下水源打成相鄰的「坎兒井」,可以參看「水井」條。

這口井的水臭了混濁了,開一口新井看似是最好的方法。其實,還沒有弄清井水臭濁的真正原因,就在就近這裡那裡挖那裡掘,試圖打出一口新井,就算「成功」了,未必不是另一口同樣流出又臭又濁井水的井。還沒確定一個簡單的問題,就是井水之臭之濁,是否因為地下水源受到污染,或是其他某種原因弄致,就在附近不管別人「感受」一味去打一口新井,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出入不方便,塵土飛揚,等等,只是「小事」,你去打井,誰去耕種餵飼牲畜和弄飯呢。一起去打井,只能「食穀種」;你一人去打井,只剩哥哥去作活,「抵得諗」,一天兩天還可以,時間一長,原來兩人的活一人幹,不累死也累病,田沒人耕耘牲畜沒人打理,飯沒人弄,不要多說,只是死路一條。

弟弟錯了嗎;哥哥錯了嗎。由「行動」看來,哥哥之「錯」,錯在苟且,即不見棺材不流淚;弟弟之「錯」,明顯錯在「無知」或「衝動」,更錯在「自以為是」,未見或不保證有其利,卻先見其害。可能也如阿 Cat 的故事,最後落得死傷終場。

井,當然是寓意,既言故事「更真實感人」,總不能不顧事實吧。

如此說來,兩個故事其實都在明示暗示這次「佔領行動」不該實行,既已發生,也該停止,以免造成更大損害或傷亡。

(我的一名兄長小時候曾掉進村中一井差點溺斃;我曾「跳進」井中慢慢盛滿水杯再倒進水桶中,再由家人在井口接水桶,然後小心翼翼挑回家中。說井,我總算知道實際是什麼東西。)

無知1無知2

廣告

3 thoughts on “無知與自以為是

  1. 荒言Sir, 多謝你替我解釋。
    其實大家都係關心香港,各人心情都沈重。
    講下故仔,想大家都輕鬆些, 從另一個角度考慮問題 。

    Wong Sir 提及另一些人的心態,也可以理解。 大家聽了多方的意見,可以再作疏理。

    天祐香港!

  2. (我的一名兄長小時候曾掉進村中一井差點溺斃;我曾「跳進」井中慢慢盛滿水杯再倒進水桶中….)
    第一眼睇,我以為你跳進井中去,拯救小兄長😄😄

  3. Cat﹕

    我本來在文中有一句,「Cat 是善良女子,很懂得為他人設想」,想想還是刪掉好。

    我的哥哥,據他說,那次沒死掉,只因有路過的人出猛力扯著他的頭髮拉出水面才活過來,卻由此學會了游泳。我至今仍是入水只會沉。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