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基本法》

《基本法5》老實說,到今天我還未完整地看過一次《基本法》;個別條文,有時因為一些文章提及或引述,這才稍為留意一下,但也往往過後即忘記大部分條文內容。曾多次發願好好開始讀一遍,就像四書五經,起碼要通讀一次,未必都深明其意,至少要在讀的時候盡量了解內容,對部分章節特別有興趣的,才去細究深研。

忍不住先看了造成香港近期「政改風雲」的《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當然包括緊密相關的附件一,還有一些曾經有過的修改歷程資料。不看還好,一再細看這條「要命」的條例,手心冒汗之餘,也難免腦中迷糊有之,失笑有之。先列第四十五條及附件一的內容如下﹕

四十五條1四十五條2四十五條3

今次鬧得「天翻地覆」的爭論重點在「普選」的「真」「假」問題,說是人大的決定沒有履行港人爭取三十年且由《基本法》承諾的普選願望。按我讀這一條文所得的訊息,人大的決定沒有「欺騙」香港人。真要說「欺騙」,《基本法》這一條文才是「欺騙」了香港人,或是香港人沒有看清楚條文,或一廂情願,或誤信「專家」之言,一直錯以為會有「普世公認」的普選。證諸過去幾屆的特首選舉,或多或少有「循序漸進」之象,至於「最終」又如何,試用心看看這句﹕

(行政長官的產生)最終達至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The ultimate aim is the selection of the Chief Executive by universal suffrage upon nomination by a broadly representative nominating committee in accordance with democratic procedures.

這句有兩個重要組成並密切相連的部分,先後有序,「因果」分明,中英文都清楚明白﹕「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upon nomination by a broadly representative nominating committee in accordance with democratic procedures)與「普選產生」(the selection of the Chief Executive by universal suffrage)。我們都認同人大決定「由香港全體選民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是「真」普選,但不少人氣憤不平的是,為什麼要經過什麼提名委員會「篩選」後才讓我們去選,如此就只能算是騙人的「假」普選。

我有兩個疑問,一是究竟有多少孜孜不倦去「爭取」所謂「真普選」的人讀過《基本法》,或簡單一點,有多少人清楚知道以上所說「大前提」的意思。有一篇廣傳的有心人文章〈香港問題答客問〉,也解釋過這個「最終」 問題,可不知有心還是無意,竟然完全沒有提及這個「要命的」重點。說是﹕

《基本法》規定香港的行政長官最終由普選產生,而人大常委於2007年也決定了香港最早可於2017年實行普選,現在香港人對普選的期望正正是基於這些承諾。

人大不止一次作過「聲明」,都一再強調「最終達至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這原則。2007年那次人大決定,第四點第二段如是說﹕

會議認為,根據香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實行普選產生時,須組成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提名委員會須按照民主程序提名產生若干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由香港特別行區全體合資格選民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人選,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按道理「解畫」者不該置這個重點不顧的。既是這方面的專家和學者,該不會讀不懂如此淺白易明的中英文吧。只提部分內容(即普選產生行政長官)而不提先組成「提名委員會」,是無知還是刻意抹掉不利「自己」的內容,是教師學者所為嗎?

另一問題是,可否不按《基本法》而另行「立法」?第四十五條第三段說「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附件一第七條列明「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確實是修改過的,這個也不用我多說,但只是「產生辦法」啊。人大這次「三落閘」是否也封殺了「產生辦法」呢?如果要改變「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這個「前設」,有何方法呢?例如爭取修改《基本法》之類,但請先不要「博大霧」,說《基本法》承諾過,然後「先破壞,後建設」,這不是名正言順的「公民抗命」,這像小孩子「撒野」多些。

我只懂問,因為我是這方面的外行,每事問是我的讀書習慣。希望知者有以教我。

廣告

11 thoughts on “看看《基本法》

  1. 其實,基本法的用詞有歧異。(至於是否故意,那就不得而知了。)究竟是香港人先推舉了候選人,投票決定後,人大才形式上任命該為民選特首呢,還是一定要人大先限制了候選人名單才允許香港人再做戲般投票呢?(但看句法,應該是前者,唯當權者耍把戲,硬要說成後者。)

    況且,任命和委任是兩回事。任命可以是程序上的儀式,而委任或提名是抉擇性的手段。說到底,篩選即提名,所以並不合基本法列明的條款。

    再者,難道你真的認為那八百人(或一千兩百人)可以有代表性地反映香港數以百萬計的居民?而且基本法並沒有賦予人大篩選權,只是人大單方面提出的附加條件。怎能教人不氣憤呢?

  2. copy & paste四十五條關注組聲明
    http://www.article23.org.hk/newsupdate/jan04/0114c.htm

    2. 關注組尤對於董先生所說在未作出任何政制檢討的安排前,先要派出“專責小組”前往北京聽取中央政府對政制檢討的關注,以及徵詢中央政府對於《基本法》內有關政制發展的原則和程序的意見,感到不安,因為實在難以想像這些關注的性質是甚麼。《基本法》早已訂明有關政制發展的原則,而且這些原則亦已廣為人知且清晰不過。

    3. 在這情況下,難免令香港人疑慮行政長官的程序其實只是一種拖延,阻礙期待已久的政制改革。尤其擔心的是會藉此變相為政制改革附加一些《基本法》所無額外限制,甚至事先否決2007和2008年的普選的訴求。

    6. 我們肯定中央政府對於香港的政制發展,是有一定的角色,但《基本法》並無要求在進行政制發展諮詢之前,必須先獲取中央政府的首肯。這從附件一和附件二有關政制改革的部分便可明瞭,其中尤特別訂明全國人大常委會在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中所扮演的不同角色。這亦是我們認為要尊重“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這兩項重大原則的精髓。

  3. kawai﹕

    我只以一般語文理解去讀四十五條,尤其最終如何「普選」出行政長官,文字毫不含糊,也無歧義,我在文中已解釋了,你可以再看條文原文和我的解釋。委任與任命的分別,這裡不討論。

    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候選人,若由全體立法會會員組成之類,就算是篩選,或較易為人接受;我覺得這才是不偏離《基本法》可以大力爭取的方向和目標。又或是修改基本法,刪去提名委員會這一關。但這已是另一個問題。

    可否﹕

    差點忘記了四十五條關注組;其實我沒怎樣看過他們曾提出什麼論據。謝謝你所附內容連結。關注組其實並不反對要按基本法辦事,問題仍在如何理解那「最終」的普選方式,究竟是否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候選人後再由全港選民一人一票選出來。我按一般語文理解,確是如此。再看2007年人大的決定,也重申了這一點,我在文中已談及,可再細看。

  4. kawai: 當權者沒有耍把戲說成是後者,中央的決定是符合基本法的,他們確實有這權利。基本法45條第一段寫明香港選舉選了特首出來,然後由中央任命,這是第一段;第二段是產生辦法,「最終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即是先提名再由市民選,這難道很難懂嗎?

    普選根本無所謂真假,也無國際標準,民主選舉是講求廣泛代表性,並非一人一票。提名委員會只要它是廣泛代表性是沒有問題的。而公民提名,先不說它根本就是違反基本法,在西方民主國家根本就沒有這回事,它還浪費選票和增加成本,根本就沒有效益。

    中央決定下還有很多空間,我們應集中想辦法讓這提名委員會的產生辦法是有廣泛代表性的,這才是學生應該爭取、與政府談判的。如果真要質疑人大的決定,那麼他們應該質疑基本法本身有問題(因為人大決定沒違反基本法),提出修改。

    所以我對香港的學生和學者很失望,不知他們是無知還是故意的,背後原因我不想去猜想了。
    看看法律學生對大律師公會聲明的回應,真的是書都白讀了,回應完全不對題。

  5. 可否﹕

    老實說,就我讀到的有限資料,人大真的沒有超出《基本法》的範圍,更沒有「自把自為」;可以參考Zirui 留言的解說。

    Zirui﹕

    你的綜合解釋很清晰易明,但我不敢也不想更不忍用你這種「直」言說學生的不是。

  6. 引用通告: 思考基本法第45條的一些資料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7. Edward﹕

    謝謝提供這份資料。

    老實說,對我來說,實在太「深」了,但我還是按你的提示,粗略看了第120-137段,若沒理解錯的話,我文中提到的第四十五條內容,這份陳詞基本上是沒有異議的;也即先由提名委員會提名候選人,再來普選。「爭論」點只在於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式﹕怎樣才算「廣泛」和「民主程序」,似乎所謂的「公民提名」就可達至了。

    按我的印象,人大好像之前解釋過,或許這份資料的其他部分也提過,就是循序漸進過程中的選舉委員會可以按附件一(較易) 修改,「最終」會「變成」提名委員會,也就是說,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按基本法是有規定的,也即不會一變而成所謂的「公民提名」。

    如何令提名委員會更能令人接受,才是這次要極力爭取的方向吧,以後可否條改基本法而達至「真普選」,只能是「日後」的事。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事實。我的理解是,基本法和人大一直沒有承諾過什麼「公民提名」的普選。

    再說一次,我對政治沒有興趣,更幾乎是毫無認識,只是就非常有限所知提出一些疑問而已。與其作「無謂」(簡單而言,就是試圖改變「目前」不可能改變的實況)堅持,不如從中尋找可行的方向和方法。

  8. 引用通告: 如何讀《基本法》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