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環走到灣仔

中環1

近日事忙。我和牙醫有個約會,本來約在大清早,完成之後大概不會影響這份「限時限刻」的工作,只因「忽然」有變,改到下午,否則再約時間有點麻煩,於是「先此聲明」這段時時不能在電腦旁「守候」,獲得接納,於是安然就醫。

結果一如所料,推遲了的時間也未能準時,到了牙醫診所仍一如以往,還要多等半個小時有多。不過,這位牙醫只會認牙不認時,有需做到更好就不管下一個有沒超時,只管「盡力而為,做到最好」。這次簡短的解釋是,之前那人所做的治療較多較複雜,需要更多時間清理。我不是初識這位牙醫,怎會不相信;自也欣然接受這個比預約再遲了半個小時的解釋。

閒話一句,我先問,佔領行動可有影響嗎,「較早前有一點;現在較好了。」我的牙弄好後,望向窗外,原來早已天色昏暗。我說要到現場看看。牙醫略感訝異,然後說,現在還早,較靜,沒什麼可看的。

一貫要打麻醉針,這次打算治理後去「現場」走走,讓藥力消退後才去吃晚飯。結果不用麻醉藥,雖仍難免弄得一身疲累,倒沒有打消到「現場」察看之心。

由中環大會堂旁邊堆了鐵馬那段路開始。人很少,包括留守的人和「遊人」,用事實來「否定」佔領中環之說。佔而不駐不留守,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當然不會就此離開。於是慢慢向金鐘方向走去。有如「漸變色」。人不單漸多,帳篷也漸多,自然在路上天橋上石壆上燈柱上的「訴求」也漸多漸「具體」。有閒閒坐在石壆上的人,有閒閒來「參觀」的人,愈向東,愈多愈濃。說得上平靜,一如不少報道評論所說;這裡的確沒有「動亂」。我走著走著,即時想到的,竟是電影場景。我甚至看到有人在做訪問,穿著校服的中學生正回答問題,不誇張,有條理;但答案好像在電視上和報紙的「專訪」中一再出現﹕運動喚醒了不少政治冷感的人;自己不站出來,日後會有愧;父母本來不贊成,慢慢也不再反對;學校持中立態度,但有講解……答得非常流暢自然,回答後慢慢向前行,一派悠然自得。我不認為是造假,但……日後再說。

走到灣仔,帳篷之多,標語之多,聚集人數之多,一如看過的報道。當然不缺「自由發言」的「平台」,更這裡那裡有三五七個人在爭吵,全都是我在電視報章上看過的。有人說,到現場走走,你就知道「真相」了。其實現場看到的不比在電視和報章看到的多。

走著走著,電話響了,希望我能回到電腦旁,於是開始想到要找「出路」了。當然還走了好一段路。走出來的時候,才發覺只有很少警察在「現場」的外圍。

另外,一如以往,我到了晚上,在並不經常「出沒」的地方,加上有點變化,認起路來,總覺陌生。穿穿插插,有點迷路的感覺。要不是要「趕」回家,我大概還會多逗留最少一個小時,多「看」點多「聽」點。

幸好我的「腳力」還可以,肚也有點餓了,走到「場外」。燈光下,街上行人,大概都是下班趕回家的人;佔領不佔領,似乎都沒放在臉上心上。

終於看到港鐵的標誌,我的心就稍安了。

有一個認定不會錯的方向,有一個不會錯的標誌,要找目的地,總有希望的。

中環2中環3中環5中環6中環7中環8 中環9中環10中環11中環12中環13中環14中環1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