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黃

藍

周五黃昏看罷牙醫,「順道」或「早已有意」由中環走到灣仔,當然不是走在「叮叮」電車路上;而是「佔領區」。

由黃昏到「晚上」燈火通明,我的 一身「打扮」,沒刻意,哈,也不含糊﹕藍色而有點破爛的件仔褲,穿了十年以上;陳舊的格仔短袖襯衫有灰有綠有棕,這天剛好是藍;還有 一個用了超過十年的藍色膠水樽;「例外」的是一個背了十多二十年外出必備的背囊,綠色。走了個多小時,呀,也不是藍鞋子。要不是接到電話,「必須」趕回家用電腦「完成」一份工作,我大概還會在「現場」再逗留最少一個小時。

我一直不贊成佔領行動,幾乎一身是藍,走進佔領區,事後我跟人說,如此走進以黃傘為象徵主色的「敵區」,不是明顯「挑機」找麻煩嗎。老實說,由始至終,我幾乎沒有擔憂過。說是幾乎,只因中途要趕回家,晚上又總會迷失或迷路的感覺,結果憑著「方向」,「登高」上天橋再「涉低」回到地面路上,到底找到港鐵安然回家,大概沒過時完成工作,自是更無「懼」意了。

一如我看電視或報紙新聞,走進佔領區,若有危險,「來源」一定不會出自佔領者所為,而是「外圍因素」。這些因素,有人或會列出「如此這般」的種種可怕「根據」,如實似虛;我不諱言自己只憑感覺,也該有這種可怕因素。

這天跟兩位不時到佔領區「探班」的友人午飯,支不支持佔領,也不用多說。個多小時,幾乎都是我在說說說,我「佔領」了九成多的說話時間,但大多與「佔領運動」無關,但我還是忍不住問了句,「你們看過《基本法》嗎?」「沒有。」

兩人其實都當過記者。

匆匆話別前,我沒有也「不敢」問,究竟有多少「佔領人士」看過《基本法》,或「清楚」知道第四十五條和附件一的內容。

「分手」前,我說,獅子山頭垂下的「我要真普選」,其實大可掛至佔領人士都回家之後才「摺起」,因為既不擾民,也不會「破壞」香港經濟。笑了;「政府怎可能容忍而不即時『清理』哩!」

你願意承認沒有看過基本法,甚而有點「歪曲」了部分內容,以致「爭取」的方向錯了;我願意承認沒有好好「向上」報告主要民心所向,縱然是對方可能有「錯解」基本法的可能。總之,大家都「肯」認錯,很簡單的事。

「面子」問題,其實也是「雅量」問題。這才是最實際的問題;雙方最好先面對。

「世態人情經歷多,閒將往事思量過」,自會知道,認錯?一個字,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