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45條是怎樣「鍊」成的

45條145條2「鍊」與「煉」有時相通,按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二字的「辨析」﹕「『』與『鍊』二字於燒熔﹑丹義雖相同,字亦多可互用,但某些詞在用法上各有習慣,如『油』不作『鍊油』﹑『乳』不作『鍊乳』。」另外,「鍊字」也不作「煉字」。這些字義,還不足以概括我想說的,若還加上粵語的用法,即讀作頸鍊的 lin2 音,就更有搏、鬥的意思,「同你鍊過」,就是「跟你鬥過搏過」。

香港《基本法》經過多番「內部」諮詢後,先有對外徵求意見稿,我以為跟著就是定稿,卻原來還有草案稿。我寫〈一個重要年份〉時,沒找出家藏的草案本,以為由1988年的徵求意見稿,就跳到1990年的定稿,沒想到1989年還出過草案稿。1989年是個重要的年份,也是個敏感的年份;本來,這一年開始時,任誰也沒想過會有什麼特別之處,可是到了 5 月中而至6 月初,情況丕變,6 月 4 日更震驚世界。草稿雖在 1989 年推出,卻是在 2 月間,可謂一切如常,沒有新聞就是好新聞。翻開第四十五條,就知道是多麼美好的內容。今年擾擾攘攘的政改方案,如果採用的就是這個版本,香港就皆大歡喜沒有什麼佔領運動了。試看這一句﹕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普選產生的目標

對,沒有前設﹕「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今時今日人大的所謂「落閘」方案,其實是按公布了也實行了十多年的《基本法》辦事,並無臨時添加條款忽然賴帳不認什麼一直以來給香港人的民主承諾。

只能猜想「六四事件」令中央有意拖慢甚而收緊民主步伐。中央不是因為六四教訓「嚇怕」了,誰也不相信。

廿三條立法一役、國民教育一事,中央就算「不怕」,也覺「煩」。那到底是特區一制內的事,特區可「自行」話事叫停,中央「難以」出面干涉。一旦臨到「選」特首這與中央密切相關的大事,若依然任由香港人「強硬地」全權話事說了算,怎說都有點那個吧。理據,中央是不缺的。

聽說,政治不可能沒有「妥協」這個關鍵做法。鬥強硬,香港始終有「一國」在頭上,「兩制」怎可能不受制。這都是事實。面對事實,有時不能不低頭。縱是英雄,難免會有氣短時,但總比氣絕好。

《基本法》面世前的種種變化和個中原因,特區官員中,有誰比梁振英更清楚。李柱銘當年作過什麼努力,可知有這些變化,記者大可再問一問。

下面試再將三份相關資料錄下,各繫年月,以資識別。有興趣者大可對照細味再思考一些可行的「出路」。

總愛說,不試,一定沒收成;但胡試亂撞,可能更壞事。這個也要考慮。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9年2月(草案)

1989年2月(草案)

1990年4月定稿

1990年4月定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9年2月(草稿)

1989年2月(草稿)

1990年4月定稿

1990年4月定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9年2月(草案)

1989年2月(草案)

1990年4月定稿

1990年4月定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8年4月徵求意見稿

1989年2月(草案)

1989年2月(草案)

1990年4月定稿

1990年4月定稿

1990年4月定稿

1990年4月定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