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迷霧裡掙扎

迷霧同日《明報》專欄版的兩篇文章,看似毫不相關,但我讀來卻有呼應,尤其覺得余若薇一文可作馬家輝那篇的註腳。

兩文都可以只看末段;當然,多懶也宜先通讀兩篇全文,可免以偏概全之弊。

先說馬文〈蓮花池旁的林青霞〉末段,好像與全文離題;且不管它。看看末段首句﹕「當香港仍在法治民主自由人權之類迷霧裡掙扎之際,許多建設停擺,許多制度後退,其他的亞洲城市早已或張揚或沉靜地朝前躍進。」或許有人會說,馬是既得利益者阿叔輩,穩擁高薪厚職,「窮得只有錢」。我不想再在這方面多說,只對其中「迷霧裡掙扎」的形容特別感興趣。剛好余文的末段,就寫得令我一頭霧水,正應了馬文所說的情況﹕

政府一直用法律包裝政治,用法治之名指摘追求真普選的市民不守法。政府違反法治最重要的原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法限權,以法達義,市民可以做什麼?

我讀了多次,都不明所以﹕是政府以法限權,以致香港人不可以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嗎?抑或是政府以法限權,終於能以法「達義」呢?還是政府不能「以法限權」,結果「以法達義」?再或是,政府以法限權而未能做到以法達義,市民只好「犯法」即所謂的「公民抗命」嗎?言實在太簡卻意不賅括。試看第二段,余大狀是怪罪政府沒對堵路者、不遵字禁制令者沒執法檢控嗎?還是認為有人對這些「違法者」施暴卻不去檢控而不滿?語焉不詳,這不是一片迷霧是什麼。(何謂「達義」,簡單而言,就是﹕ 1.明白道理;使明白道理。2.通理;公認的義理。)

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否即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五條所說的﹕「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這次爭拗主要在於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尤是「被選舉權」。《基本法》第二十六條如是說﹕

香港特別行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我就看到有人引用時不知有意還是無心,總是略去「依法」二字或論述時不管這兩個關鍵字。為什麼要「依法」呢?因為不是「所有」香港特別行區永久性居民都可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否則一出生即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了。十八歲卻沒登記成為選民,就不可以選舉了。這是「依法」而不是「不平等」。另外,第四十四條也「規定」了,未年滿四十周歲就不能當特首,遑論「被選舉權」了;要當特首,「依法」規限還有﹕「在香港通常連續住滿二十年並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這些都是「依法」規定的,算不算有違「人人平等」的「人權」呢?

再說下去,我還是想問一問余大狀,第四十五條的「最終達至」(the ultimate aim)究竟是什麼意思。「具體辦法由附件一……規定」又是什麼意思?還有,「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又該作何解釋?所謂的第幾「步」曲的修改,是否只「適用」於附件一的規定,要改動或曰刪除「提名委員會」,算不算是修改《基本法》呢?

真要有所謂沒篩選有「公民提名」的「真普選」,是否先要去除「提名委員會」這一關呢?如此「修改」,是否「大件事」,需名正言順大手筆「修改《基本法》」呢?我的有限知識是,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和提名方式可以「有商有量」,合乎附一第七條的規定。

以上種種,在我不知法不懂政治的人看來,都如馬家輝所說,都是「迷霧」。未能在迷霧中弄清方向,是否有胡衝亂撞之嫌呢?修改《基本法》,該與第四十五條和附件一無關,而是第一百五十九條的事了。余大狀等「大狀黨」大都是「資深」大律師,請不要「博大霧」,欺騙「未睡醒」的香港人,或以為已很醒的香港人尤其年輕人和年輕學生,用明知是犯法可能用「公民抗命」就以為「沒事」就去傷人害己的方式去衝去撞,試圖「殺出血路」。你們享受既得利益多年,大可「死而無憾」了,但忽然「被喚醒者」說是未來屬於他們,但隨時被誤導而「出師未捷身先死」的啊。

慣例有所謂「利益申報」。我算得上是「爭取」行列的「既失利益者」,但我只會為「爭取」合理的事而傷及自身以至家人,不會拉旁人落水。這或許就是我永不可能從政的原因。

廣告

4 thoughts on “在迷霧裡掙扎

  1. Blog主:

    如果余大狀的文句改成以下格式,意思會否清晰一點。

    『政府違反法治最重要的原則 —-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法限權、以法達義,市民可以做什麼?』

    她的意思是,人人守法並非法治最重要的原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法限權、以法達義」才是法治最重要的原則。但是,中央和特區政府卻違反了這些法治的最重要的原則,所以,中央和特區政府才是損害法治。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用多加解說。

    所謂「以法限權」是指公權的使用應該受法律所限制,才可以保障公民的合法權利不會受到損害。其背后的理念是「絕對權力,容易絕對腐化」。謝連忠律師在下面連結的文章對此有他的解說(Blog主當然可以不同意他的說法)。

    「以法達義」是指利用法律制度去達至社會公義,不能訂立損害社會公義的惡法(例如:合法買賣奴隸、合法歧視黑人、不准女孩受教育等)。徐家健教授在下面連結的文章對此有解說。
    http://cwmgrouphk.blogspot.hk/2014/10/blog-post_31.html

    余大狀指政府違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指中央政府制訂的基本法訂明只有提名委員會成員才有特首提名權,其他公民沒有,違反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她指政府違反「以法限權」,是指政府沒有制度限制警察使用暴力應對示威者、警察任意執法[暴力(??)對待和平(??)示威者,卻對反佔領者的暴力行為視若無睹(??)]…等等。她指政府違反「以法達義」,但文中沒有舉例,也許,她認為基本法訂明只有提名委員會成員才有特首提名權,也是違反公義的。

    我這留言並非同意余大狀對政府的指控,只是想說明我對她文章的理解。

    potato

  2. potato﹕

    謝謝你那麼用心詮釋並找來這些資料。一位大律師,尚且寫出有如「迷霧」般的話,尤其「隱藏」了對「己」不利的部分,你還可以要求一般人如何去「面對」所謂「政治」與「法律」「法治」等等概念嗎?

    基本法訂明只有提委會才可以有特首提名權是否違反公義,你大可問問大狀們。我猜想他們一定不會肯定地說「是」。設想一下,若提委會成員主要是直選立法會議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